Languages

间接伤害——中国人质外交的外国受害者

(2) 据《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 报道,北海道大学的一名教授在中国遭到拘留。该教授今年40岁,尚清楚其姓名,他于9月初在中国旅行时被北京拘留。报道称,这是第一位在中国被拘留的日本公务员。据信他因间谍罪指控被捕。据同一则报道称,此举使自2015年以来在中国以间谍活动或国家安全有关指控遭到拘留的日本人增加至13人。中国于2014年通过新的《反间谍法》,2015年开始执行《国家安全法》。

(1) 2019年10月18日更新:自上个月发布文章以来,中国的人质外交又有两位最新受害者。美国人雅各布·哈兰(Jacob Harlan)和阿丽莎·彼得森(Alyssa Petersen)于9月底在江苏省以涉嫌非法组织他人偷越边境罪被捕。多年以来,他们经营着一家聘请外国人到中国教授英语的公司。就在二位被捕两周前,美国以涉嫌签证诈骗逮捕了中国政府官员柳忠三。

据媒体报道,被捕时哈兰正与女儿在一起。该父女被扣留了48小时后,才允许女儿拨打一通电话,但不允许透露其所在位置和提及发生了什么事情。随后她被允许返回美国。

两人现已被保释。


 

Image of Morrison Lee from Facebook
李孟居/Facebook

上周,一个奇葩的故事登上了东亚的头条新闻。台湾学者蔡金树在中国失踪14个月后,北京终于承认其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被拘留调查。

就在大约一周前,报道指出另一名台湾籍公民李孟居(如图),也因国家安全罪被中国扣押。这一次,中国花了三周时间才承认。

而在数周前的八月,英国驻港领馆雇员香港公民郑文杰也在中国失踪。中国在两周后才证实将他拘留。他由于嫖娼指控被行政拘留15日后释放,很多人认为该指控可疑。当时,北京强调,由于郑文杰来自香港,他就是中国人,因此这属于内部事务。

还有上周,在联邦快递工作的一名美国飞行员托德·霍恩(Todd Hohn)因在行李中装有非金属气枪弹丸在广州被拘留。随后霍恩被释放,但被禁止在调查完成前离开中国。

这些被拘留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

即他们的国家、管辖权(以香港为例)、机构或公司均与中国陷入了某种紧张关系。

  • 北京一直热切渴望台湾民主选举的蔡英文政府下台,且自2016年蔡英文当选以来一直在设法惩罚台湾;
  • 香港公民进行了长达数月针对北京和亲北京香港政府侵犯自由的抗议活动;
  • 北京一再警告英国政府不要对抗议活动发表支持性评论;
  • 美国快递公司联邦快递陷入困局是由于据称它向香港运送了一批刀具,更不用说当下中美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了。

局势变得如此糟糕,以致各国开始警告其公民不要冒着被拘留或拒绝过境出境的危险而前往中国

这篇文章将提供一些过去几年在中国失踪的外国人最新消息。这些案件中有许多显现了北京越来越热衷使用的人质外交策略。

 

任意或出于政治动机逮捕

 

中国对某些外国人的拘留行为呈现任意性,并且出于政治动机,其目的是威胁,警告或惩罚受害者的国家,管辖权或雇主。这些拘留行为几乎与刑事司法无关,也完全忽视了公正审判权的国际标准。

它们有如下特点:

  • 通常,作为权力博弈的一部分,中国要等待几周甚至更长时间才证实逮捕了某人;
  • 其执法程序,甚至指控细节均不透明;
  • 在严重的情况下,受害者被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简称RSDL)制度单独监禁,该制度通常在酷刑和虐待普遍发生的秘密地点实施。

失踪人民共和国》是一本由保护卫士出版书籍,收集了十二个有关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恐怖经历自述。甚至当折磨结束后(通常为六个月后)且受害者已被正式逮捕,很少有人获准会见法律代理,而是继续消失于拘留中

在中国,以外国人为目标并非新现象,但是随着中国在经济和政治上越来越强势,这种人质外交正以更快的速度前进。以下是一些按国家排列的案例。

 

 

加拿大

近年来最明显的人质外交案件发生在2018年12月,当时加拿大因应美国引渡请求拘留了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因此激怒中国。数日之内,中国将两名加拿大公民——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迈克尔·斯帕(Michael Spavor)抓捕并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单独监禁,以示报复。此举被普遍视为人质外交之举。

尽管有来自北京方面的强烈压力,孟晚舟的案件仍然悬而未决,二位加拿大人持续受到虐待。两人现已因间谍罪被正式逮捕,但自从他们大约一年前失踪以来,似乎都未能见到律师或家人。

中国的报复行为并未就此停手。北京方面明显被加拿大继续拒绝释放孟晚舟惹怒,将原本因毒品走私而判刑十五年的加拿大人罗伯特·谢伦贝格(Robert Schellenberg)判处死刑。这一举动被普遍认为具有政治性,而且根据中国律师的说法,这一操作是史无前例的。几个月后,中国以制造冰毒的罪名判处另一名加拿大人范伟(音译)死刑,这也被认为是一项特别严厉的判决。

加拿大在中共人质外交方面比其他国家有更多的经验。早在2014年,加拿大夫妇茱莉亚(Julia)和凯文·高(Kevin Garratt)均遭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失踪。与康明凯和斯帕弗一样,他们也无法会见律师,也被关押在秘密地点。他们的拘留与当时加拿大拘留的一位中国公民有关:中国航空企业家苏斌,其被美国指控为间谍。后来他因窃取军事机密在2016年被判入狱四年。

已归化加拿大的陈志恒陈志煜兄弟于2018年4月被拘留,并被迫上中国官方电视台CCTV认罪,供认与流亡美国的中国亿万富翁郭文贵密谋。郭文贵是中国头号通缉犯之一,北京一直以来试图迫使他返回中国。

 

美国

2018年6月,美国公民克多(Victor)和辛西·刘(Cynthia Liu)姐弟被禁止离开中国,而他们的母亲桑德拉·韩(Sandra Han)(也是美国公民)被拘留,这显然是在迫使他们疏远的父亲刘昌明回到中国面对欺诈指控。

美国公民黄婉,落马国安沙皇周永康的儿媳,她于2013年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失踪了10个月。2019年6月,根据法律,她本应于当月获准离开中国,但与以上二位美国公民一样,她被禁止离境。2015年,另一名美国人潘婉芬(Sandy Phan-Gillis) 被迫失踪,在一个秘密地点被关押了半年

最早涉及的案件之一是美国地质学家薛峰。2007年,他在中国失踪数年,期间遭受酷刑,并因窃取国家机密被判刑。2015年终于获释,并被允许返回美国家中

 

台湾

除了蔡金树和李孟居案外,媒体也广泛报道了2017年台湾人权捍卫者李明哲的拘留,失踪以及后来的定罪和判刑经历。

自2016年以来(倾向独立的民进党上台以来),约有67位台湾人在中国失踪。在中国承认对其的拘留前,蔡金树已被拘留并与外界隔离了一年多,这不免让人发问,失踪的67人中,有多少人也被拘留,又有多少人是出于政治原因。

此外,2019年西班牙将260名台湾公民引渡到中国大陆,此后有几个人一直处于失踪。他们在西班牙的律师和台湾的家人一直无法联系到他们,或者中国当局未通知他们的下落。

有趣的是,在这些出于政治动机的案件中,台湾公民通常被指控危害国家安全,而非台湾外国人则被指控从事间谍活动。

 

日本

从在中国被捕的公民人数可以看出日本与中国的紧张关系,反映了它们持久的地缘政治竞争和领土争端。根据为数不多的报道,自2015年以来,有9名日本公民因间谍罪被拘留或判刑。据信,实际数字要高得多,但由于日本政府对此事保持沉默,媒体很少报道日本人的失踪情况,使人们难以掌握更全面的信息。

 

 

澳大利亚

2019年1月,澳大利亚作家杨恒军在中国失踪。此后得知他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关押,后来被以间谍罪正式逮捕。最新的详情是他被阻止与律师见面,被拷上手铐和脚镣进行讯问,并可能面临死刑。

现持有澳大利亚护照的杨恒均是一名前中国外交官,他因为写作民主文章激怒北京。自被拘留以来,他的妻子袁小靓,作为拥有澳大利亚永久居留权的中国公民,被禁止离开中国。

自2017年以来,中国一直对澳大利亚搁置与北京的引渡条约而愤怒。2018年,澳大利亚通过了《反外国干预法》(此举普遍被视作为了应对北京对澳大利亚政治事务的干预);禁止华为在澳大利亚的5G基础设施建设;并努力制止中国向太平洋扩张。

矿业巨头力拓皇冠度假村中国赌场运营的澳大利亚籍员工,也因为至少部分出于政治动机而被捕。

 

英国

如果英国采取任何重大举措就香港事件批评中国,它很可能会成为中国人质外交的下一个目标。中国对郑文杰的拘留就是一个明显的警告。

2015年,香港居民(但英国护照持有人)李波在香港被秘密警察绑架到中国后失踪。由于涉及一家出版社出版有关中国最高领导人八卦和政治敏感性书籍,与李波同时失踪的还有其他四人。其中之一是瑞典公民桂民海,他被从泰国绑架到中国。

bloc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