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s

工作年度回顾

如果你此前听说过“保护卫士”组织,那么你可能已经听说过有关我们发起的公开运动之一——针对中国使用强迫电视认罪,或者有听说我们的出版物——《失踪人民共和国》

但是,实际上我们的绝大多数工作从未公开。这些工作在实地进行,专注于直接行动:为前线人权捍卫者和女性人权捍卫者及其家人提供直接支持。随着2019年接近尾声,我们决定有史以来第一次分享此方面的一些信息。

 

概述:直接行动,培训和小额赠款

保护卫士的工作跨越东亚和东南亚多国,但重点在中国。我们采取实地直接行动,包括开展培训项目,一般诉讼和公益诉讼,刑事辩护援助,对有需要的人权捍卫者和女性人权捍卫者提供直接援助,以及开展调研和研讨会等。

培训计划涉及与法律,执法和战略相关问题,范围从较长期的深度培训到针对特定问题为期一日的短期培训。我们通过调查和研讨会所产生材料(始终与目标受益群体合作,并通过向他们获取广泛的建议),后期对材料进行收集和编辑,成果往往用于作为在全国范围内开办培训计划的基础,不过,由于安全考虑,这些材料未经公开出版。

保护卫士还发放小额赠款,旨在使地方公民社会组织能够获得长期,可持续的资金和技术支持,以便进行能力建设,并打破他们以及希望从事与人权新发展有关小型项目的当地人权捍卫者和女性人权捍卫者与国际支持体系间的孤立性。

 

2019 数量化工作总结(部分)

  • 保护卫士组织了约50个不同的培训小组,为400多位人权捍卫者提供了培训。为期较长的培训课程涉及法律,执法和战略等主题,为期较短的培训课程则专注于某个特定主题,通常有关某项严重阻碍了维权或破坏法治相关的新发展
  • 发起了40多起公益诉讼案件
  • 作为机构紧急行动援助的一部分,我们为35个刑事案件中为处于风险的人权捍卫者提供了援助,其中包括将近八万美元的直接经济援助,为处于拘留或入狱的人权捍卫者提供法律和经济援助,以及为遭受酷刑或监禁后恢复身心健康的人员提供援助
  • 保护卫士还向当地公民社会组织和人权捍卫者提供了约十万美元的小额赠款,用于开展地方人权捍卫活动,这些活动范围从调查和培训项目到直接干预和能力建设
  • 为人权捍卫者就关键的新发展制作了数本最新手册和最佳实践指南,由人权捍卫者在实地进行调研,并就如何克服这些阻碍进行试验后,将最佳方法制作成手册分享给其他人权捍卫者以便实践。出于安全原因,未公开发布这些指南。

 

调研和出版物

今年,我们最激动人心的项目之一即编制了一份指南,向公民社会组织介绍如何利用全球范围日渐增长的《马格尼茨基法案》帮助制止侵犯人权行为。该指南首版为英文和中文版,分别定于一月初和下旬发行。保护卫士组织还与越南,缅甸,西藏以及与新疆有关的非政府组织合作,为其地区开发本地化版本。

2019年,我们继续致力于很大程度未被研究的中国法治问题相关工作。包括看守所如何日渐频繁阻止辩护律师与客户会见;审前羁押场所如何通过使用化名登记以隐藏被关押人员;中国扩大在敏感时期采用“被旅游”使异议人士消失情况;还有如研究中国法律教授孔杰荣(Jerome Cohen)所提出的“伪释放”(Non-release release)概念,该做法使刑满本应从监狱释放的人们,继续失踪数月。

我们还围绕两个重要主题继续开展工作:即强迫电视认罪,以及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制度,该制度是可以将批评人士失踪于秘密地点长达半年之久的“合法”系统。我们制作的一份新报告,有关在越南广播被拘留者未经审判之前(其中一些人未经正式逮捕前)的电视供认非法行为,将于2020年初在越南发布。我们仍在继续收集有关中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数据,今年11月,我们发布了第二版《失踪人民共和国》(英文版)。

2019年,我们还发布了一系列小型报告,包括《拘留下的消失》,这是对在看守所中如何使用假名现象的早期观察;在侦查过程中作为酷刑手段对被关押人员实施单独监禁,以及迄今为止最全面的针对中国最新失踪制度——留置的分析评论,该制度由中国最新的超级部门国家监察委员会负责。

我们的工作揭露了中国不断扩大的全部失踪系统。

 

倡议和运动

我们针对中国党媒CCTV和其国际分支CGTN广播强迫电视认罪发起的新颖运动引起了广泛关注和支持。2019年,我们在英国针对CGTN的做法协助提出了三起正式投诉(包括一项针对新疆大规模拘留营严重不公正和不准确报道的投诉)。

年底,我们通过向美国和加拿大提出针对该电视台播出强迫电视认罪的类似投诉,进一步加大了该项运动力度。我们还发起了一起针对某位央视主播以及台长(涉及监督该频道强迫电视认罪迅速增长)的马格尼茨基制裁申请。

2019年,保护卫士组织对中国扩大引渡和“自愿返国”的范围进行了广泛研究。该项研究与即将发布的出版物,将直接涉及阻止中国从国外寻求引渡人员回国的企图,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中国缺乏公正审判,存在酷刑和新成立的国家监察委员会的作用等问题。保护卫士组织在瑞典协助了一起案件(许多相关行动之一),包括由保护卫士的彼得·达林在瑞典最高法院出庭作证。该案涉及一位被称为“中国头号通缉犯”人员,这导致欧盟最高法院主要基于《欧洲人权公约》首次拒绝引渡到中国。在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之后,法国,捷克和韩国也相继拒绝了中国的引渡请求。预计这一系列决定将影响2020年欧盟及其他国家的引渡案件。

 

你愿意支持吗?

对于小型组织而言,我们从事的工作量巨大。即便如此,保护卫士组织已将管理成本降低到不到10%。这意味着我们获得的几乎所有资金都将直接投入到工作计划中,拨款至地方公民社会组织,或直接使实地人权捍卫者和女性人权以捍卫者受益。您的支持将不会用于成本昂贵的会议,国际旅行,也不会用于租用高档办公室,只会直接用于最需要的实地和基层直接活动。

公民社会的活动空间正在缩小,中国对人权捍卫者的打击仍在加剧,法律系统正受到破坏。您的慷慨捐款(无论金额大小)将对我们在2020年以及未来维持和扩大我们的工作大有帮助。

 

今天就成为人权捍卫者

bloc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