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s

为了利益,Facebook向越南妥协审查用户发帖

本周早些时候,有消息称,在越南两家国营电信公司将其服务器下线,严重遏制了其网站流量后,Facebook 屈服于政府压力,开始在越南对被认为“反国家”的贴子进行审查。

路透社首先报道了这一消息,并援引两位为Facebook工作的匿名消息人士的话说,事情的经过似乎是这样: 

  • 2020年2月中旬到4月初期间,两家国有电信公司将Facebook的服务器下线,导致许多用户无法访问网页或网速极慢,越南官方媒体将其归咎于海底电缆的维修,但其他网站可正常访问。
  • 4月初,Facebook同意对“反国家”贴子进行审查,其网站的访问恢复正常。
  • 4月期间:Facebook承认已同意阻止访问一些“它认为非法”的贴子。
  • 随后,国际特赦组织称该行为是一个危险的先例:世界各国政府将把这次事件看作是Facebook为国家进行审查服务的公开邀请。

报道中提到的两家互联网服务提供商——Viettel和越南邮电集团(Vietnam Posts and Telecommunications Group  简称VNPT),主宰着越南互联网的大部分流量。由越南国防部经营的Viettel公司为占据主导地位的提供商,VNPT则由越南政府和该国第二大移动电话网络Vinaphone所有。

由于越南是一个无自由媒体的专制国家,因此像Facebook这样的网站,是人们言论自由和进行交流的重要平台。

越南人权活动人士Vu Quoc Ngu解释说:

“Facebook对越南人来说,它是一个用以交流和商业的社交网络,许多人依靠它来销售自己的商品,而对于越南活动人士来说,Facebook是一个获取信息和传播意见和主张的渠道。考虑到在越南线下批评被禁止,同时官方媒体被执政共产党控制的现实,Facebook在越南拥有4000多万用户,远远超过Twitter和Zalo等其他社交网络,因此它对越南活动人士来说是最重要的平台。”

Facebook的回应令人震惊的贪婪——基本上是承认,为了保护自己在越南的可观商业利益,他们愿意在言论自由权上做出妥协。 

“我们认为言论自由是一项基本人权,并努力在世界各地保护和捍卫这一重要的公民自由……”

“但是,我们采取这一行动,是为了确保越南数百万人得以持续使用我们的服务,因为他们日常依赖于此。”

越南市场对Facebook来说实在是太有利可图了。据半岛电视台报道,2018年Facebook和谷歌在越南的广告收入达到3.85亿美元

Facebook在越南极受欢迎,拥有数千万用户,也是活动人士发布信息的常用渠道。据国际特赦组织的数据显示,越南有10%的良心犯因为在Facebook上发表的言论而被关进监狱

例如,就在Facebook同意审查的消息传出的同日,越南中部义安省(Nghe An的一名音乐教师阮南星(Nguyen Nang Tinh 音译)因为在Facebook上批评政府,被当地一家上诉法院宣布维持11年刑期的判决

前几年,其他被定罪的Facebook用户包括: 阮南星(Nguyen Nang Tinh 音译)、丁氏水(Dinh Thi Thu Thuy 音译)、黄氏图雅(Huynh Thi To Nga 音译)、黄敏参(Huynh Minh Tam 音译)、阮文恩(Nguyen Van Nghiem 音译)和阮德国旺(Nguyen Duc Quoc Vuong 音译)。

而这已经不是Facebook第一次在越南审查帖子了。

据路透社报道,2018年,该公司 “在下半年将越南限制访问的内容数量增加了5倍以上。” 一位官员当时还表示,Facebook正在同意更多的政府审查要求——2018年从30%上升到70%到75%。

但从最近的行动证明,这种妥协显然还不够。

越南通过2019年1月生效的最新《网络安全法》巩固了对互联网公司的控制权。这有效地迫使Facebook等公司交出用户信息并审查帖子。

面临该种压力,Facebook这样的公司能做什么?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在路透社联系到Facebook之前,其并没有公开承认在审查帖子。此外,目前还不清楚Facebook是否向美国政府报告了其审查措施。

《圣塔克拉拉内容审查透明度和问责制原则》(Santa Clara Principles on transparency and accountability in content moderation)提出了最低标准,或者说是为互联网公司在删除帖子或帐号时支持自由表达权提供了一个起点。这些标准是:

  • 公布有关删除帖子和帐号的统计数字,并对这些数据进行详细分类。
  • 为每一位受影响的用户提供理由。
  • 提供及时有意义的方式,让用户对处理决定提出上诉。

bloc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