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s

中国警方有一种新型消失人权捍卫者的方式,即完全违法剥夺他们的名字。

那是2017年2月的某个周一午间前,西藏难民多吉坚参(Dorjee Gyantsan)正从一艘波兰驶往瑞典尼纳沙姆(Nynäshamn)的渡轮下船。他开始了从港口码头到附近车站的通勤列车的短暂步行,通勤列车只需一个小时左右就能将乘客送达斯德哥尔摩。多吉最终未能登上火车,而是被瑞典安全局(SÄPO)的特工包围。

 

一段由监控画面组成的7分钟视频,展现 #桂民海 如何消失的过程。桂民海最后一刻自由的视频和图像。 视频画面由 李方 提供。更多详情请阅读文章全文,包括更多地图和图片

在北京制定新规允许行政部门几乎可以随意取消民选议员的资格后,全球范围内对香港政治领导人的制裁可能会加强和扩大。不仅美国已表示要进行全面的新制裁,英国和加拿大也可能跟进。一旦欧盟和澳大利亚目前正在制定的最新马格尼茨基制裁方案出台,他们很可能也会跟进。

2015年10月6日,桂民海离开香港时,以为自己只是去泰国的度假公寓短暂写作,他已经安排好香港公寓的翻修,因为公寓的墙壁被他不停抽烟弄得污迹斑斑。但桂民海再也没有回到香港。。。

 

如果我们的真实姓名被剥夺,我们将是谁?

中国警方就正是这么干的,在看守所迫使人权捍卫者接受假名登记,使其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更长的时间。和假名一起生活,没人能找到你。

Cover of Rampant Repression report通过发布了一系列报告和研究成果,向联合国提交呈件,还包括发表包含受害者自述的书籍等,逐渐使得中国用以失踪批评者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制度广为人知。

保护卫士组织今日发布的指南,包括一系列调查小工具,势必引起专业人权工作者,地方公民社会组织,香港新闻工作者以及越来越多遭遇警察暴行和腐败受害者的关注。

保护卫士组织今日发布的指南,包括一系列调查小工具,势必引起专业人权工作者,地方公民社会组织,来自国内外记者以及参与评估马格尼茨基和其他类似制裁机制的政府官员的兴趣和关注。

今日,保护卫士联合多家非政府组织,就中国使用强迫电视认罪,以及先于此做法的许多其他人权侵犯行为——包括严重酷刑、强迫失踪、威胁受害者家人以及剥夺公平审判的权利等,向九个联合国机构提交全面审查报告。不久前,媒体监管机构Ofcom对中国官媒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因在英国广播强迫电视认罪而定罪,与此同时该电视台在英国、加拿大和美国面临的几起违法广播投诉尚待决定。

Pages

bloc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