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s

中国转战新平台广播强迫认罪

中国警方正渐渐脱离在电视上广播强迫认罪,转而使用短视频平台,微博和私下有针对性播出等方式。

现今中国以在国家电视台(包括其国际频道)上制作和播出被拘留者的强迫认罪而闻名,认罪视频通常在受害者处于审前羁押期间,尚未见到律师或甚至被正式逮捕前录制。

从2013年到2019年期间,尽管违反了国际人权法和中国国内有关公正审判权的法律,然而中国仍然播出了100多名受害者的电视认罪

我们的研究报告(请见《剧本和策划——中国强迫电视认罪的幕后》)表明,这些电视认罪全部经过策划和强迫,它们由警察写好“剧本”,将受害者穿戴整齐,受害者背熟“台词”后再上镜头“表演”认罪。

许多被迫认罪的受害者来自中国人权捍卫者群体,但其中也包括中国大陆以外地区或外国的受害者,有瑞典人,香港人,台湾人等。大多数在中国官方电视台央视播出(其中数个视频也在其海外频道播出,包括CCTV 4中文台和CGTN英文和其他语言频道)。

由于意识到国际观众基本上不相信这些供述,实际上它们已在全球范围内遭到全面谴责,尤其是在保护卫士发布上述报告,以及在英国的两封悬而未决可能导致其失掉广播执照的投诉后,中国似乎正在试验新的平台播出强迫认罪:包括短视频平台,警方官方微博和私下有针对性的播出等。

(有关强迫公开认罪早期发展的文章,请见此处(英文)。

 

短视频平台

上周,一名维吾尔族男子阿卜杜勒·达吾提拍摄了一段令人匪夷所思的视频,发布在中国第二大短视频平台快手上,让人联想到强迫电视认罪(供述)。

在他的“视频”中,阿卜杜勒否认了其妹早木热·达吾提的证词——其早前叙述了自己在新疆再教育营遭到殴打和用药的情况,并在准许离开中国之前对其进行强制结扎(她的丈夫来自巴基斯坦)。

许多维吾尔人都向海外证明了再教育营的残酷性,那么为什么唯独这个案件引起了如此奇怪的视频回应?

可能的原因是,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本月初在梵蒂冈讲话时曾特别提到过她的待遇。

阿卜杜勒的快手视频属于典型的“否认”供述,在此类供述中,受害人往往被迫在镜头前“否认”来自国际非政府组织、机构或外国政府等各方指控,此类供述是中国外交政策的拙劣手段。

曾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否认供述”例子,包括瑞典出版商桂民海说他没有在泰国被绑架的供述;中国人权律师王宇谴责同情者试图帮助其十几岁的儿子逃离中国的行为;人权律师谢阳称他被警察殴打的说法不实。

而在阿卜杜勒的快手视频中,有很多异乎寻常的方面表明它肯定是专门面向外国观众。

  1. 阿卜杜勒将视频发布到快手,并添加了“英文”字幕。不会说英语的维吾尔人为何以及如何做到这一点?为什么没有中文字幕?
  2. 正如《维吾尔公报》的阿里普·额金(Alip Erkin)所指出,中国国内的新闻遭到严格审查,新疆甚至更加严重。因此阿卜杜勒实际上没办法听到蓬佩奥的评论。在新疆仅仅使用VPN就足以有理由被送到再教育营。
  3. 由于有超过一百万的维吾尔人被送到集中营,人们的生活受到严密监视,新疆的任何上网活动都是危险的。因此提及难民营,甚至使用国家委婉的说法教培中心也是禁忌。
  4. 驻香港记者马莎·博拉克(Masha Borak)留意到,这是阿卜杜勒在快手上的唯一视频,看来他使用快手平台只为了发布该视频。
  5. 该视频与快手上发布的大多数短视频不同,它看起来像是经过策划,镜头也非常稳定(很可能使用了三脚架),他看起来像是照着某处读的脚本。
  6. 在该快手视频发出后不久,中国官方鹰派报纸《环球时报》英文版便在其网站上发布了关于该视频的报道,党媒《人民日报》也在其英文网站上刊登了相关报道,并展示了该视频。

阿卜杜勒身在海外的妹妹表示,她现在很担心他的安全。她还指出了哥哥在视频上不自然的样子,说他对共享视频应用一无所知,并且“不会敢尝试发布如此规模的视频”。

 

警方官方微博

10月初,江苏省无锡市的一座高速公路桥梁塌陷,造成至少三人死亡。在救援现场图片被发到网上几小时内,当地警方即在其官方微博帐户上发布了匪夷所思的“认罪”视频。


两名男子(顾某,李某)在视频上承认在其微信账户上发布了虚假消息。此前二位在网上发表贴子,评论救援照片中显示当地公安局长戴着豪华手表。

二人分别出现在不同的镜头,镜头里的顾某在一个禁闭的牢房前,李某的背后是一堵墙。二位均身穿便衣,五官被打上马赛克。

他们僵硬的说辞和姿势看起来像是在照着剧本读。他们“认罪”的措词也非常相似。二位都是先宣布了自己的名字,说为了吸引眼球发表了虚假信息,最后认识到自己的行为违法并诚恳道歉或感到后悔。

《南华早报》的劳瑞·陈(Laurie Chen)在报道中也提及了该认罪视频,但并未作出二位可能是被迫认罪的背景说明或提及中国实施强迫认罪的历史。

《南华早报》因在2018年1月与警方串通录制桂民海的一次强迫认罪中而闻名。

 

私下有针对性播放

去年八月,多位前往深圳支持工人组织工会权力的学生和活动人士遭到警方失踪。

随即,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马克思主义团体学生试图为失踪学生和活动人士展开声援运动。他们根据维权工人和其工厂名称,称自己为“佳士工人声援团”。

去年12月,多位抗议校方强行接管马克思主义学会北大学生遭到警察围捕,并向他们播放了8月失踪的四位学生持续约半小时的“认罪”视频。还有其他场合学生表示被警察强迫观看了同样的视频

视频中的四位认罪者:沈梦雨,岳昕、顾佳悦、郑永明,均为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他们在视频中表示散步“虚假信息”,致力于颠覆政府,以及勾结外国媒体。

这与2015至2016年期间党针对律师的镇压(也称709镇压)中,许多人权捍卫者被迫在镜头前所说的情况完全相同。

对于佳士学生的情况,人们普遍认为警方利用这些视频是为了威胁并强迫他们停止活动。

一年多以来,警察仍关押着包括上述四位在内的44名学生和活动人士。


了解有关中国强迫电视认罪更多资讯,中央电视台在警方录制认罪视频中所发挥作用,以及中国媒体如何在欧洲及其他海外国家扩张,请参阅保护卫士相关书籍(英文):Trial By Media,可在亚马逊全球购买实体或电子书

 

bloc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