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s

我们如何搞砸中国在伦敦启动巨型媒体中心的计划

我们在此先回顾一下,自从我们在英国对CCTV旗下中国环球电视网(以下简称CGTN)提出投诉一年以来的情况

 

去年某个星期五晚上,一连串紧急消息传到央视北京总部(如图),当晚,人们被迅速召集参加一场紧急会议(这场会议将持续整个周末),有关一场来自英国的危机,可能会严重破坏其在伦敦启动巨型欧洲总部的雄伟计划。

该危机是2018年11月23日英国商人和前记者彼得·汉弗莱(Peter Humphrey)在保护卫士的支持下,向英国广播监管部门Ofcom提交了针对央视的正式官方投诉信,投诉信内容有关CGTN广播汉弗莱在被中国警方喂药、上铐、关在铁笼强迫录制的电视认罪视频。

我们认为CGTN违反了英国的广播标准,因此应该吊销其执照,就像几年前Ofcom因类似的侵权行为吊销伊朗新闻电视台的执照一样。

我们无法透露更多有关这些紧急会议的消息来源内容,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的投诉激起了中共的宣传电视台为挽救其英国执照而进行的不懈努力。

自提交投诉以来,CGTN似乎已停止了播出电视认罪(尽管中国国内的CCTV仍在播出类似认罪视频). 其至少有一档节目(24小时),于11月21日播出了英国驻香港领事馆前雇员郑文杰的强迫认罪片断

CGTN启动其伦敦办事处的计划也遇到挑战,其鼓吹的盛大开幕——计划招募250名记者——已被推迟了近一年。现在,根据许多消息来源,才雇用了不到一半员工,大约120至150人。这种迹象表明央视可能有担心会失去牌照。

我们针对CGTN采取的行动引起了其他团体和个人的关注,这些人现在正在寻求向美国广播监管机构发起类似投诉。

 

何为CGTN电视认罪?

从2013年开始,中国官方媒体CCTV(及其英语频道CGTN)接连不断地播放被拘留者(甚至包括一些外国人)的强迫认罪视频,让人不禁联想起文化大革命,此举令世界各地的媒体和公众深感震惊。

有人写下愤怒的评论文章,关键媒体对此进行报道,保护卫士甚至在2018年专门发表了与此有关的报告——剧本与策划,揭露警方如何对被拘留者实施酷刑和威胁,以胁迫其接受录制认罪视频,并且由警方与央视或其他媒体合作策划台词和录制。可在此处下载保护卫士收集的100多名受害者数据库。

Click here to buy Scripted and Staged as A4 and full color book, on AmazonClick here to buy Trial By Media on Amazon

2018年末,我们发布了《媒体审判》(Trial by Media),使受害者在压力下同意录制认罪视频的可怕情况公之于众,这种行为违反了国内法律的公正审判权。

然而,没人对广播强迫认罪的非法和侵犯行为做出任何措施。

中央电视台的境外分部——CGTN英语台和CCTV4中文台,继续肆无忌惮地在海外广播其政治宣传和谎言,并且不受任何惩罚。CGTN甚至计划在欧洲建立全新的新闻中心。

这即是为何去年我们收集了一系列强迫受害者证词的原因,要求CGTN和CCTV4对其行为负责。正如我们的创始人彼得·达林(Peter Dahlin)所言,启动一场运动,促使西方开始规范中国电视广播行为

我们希望中共的这些海外代言人停止广播非法和侵犯人权行为,以及通过酷刑和威胁获取的违心供词。

 

2018年11月23日——起点

英国商人彼得·汉弗莱(Peter Humphrey)在保护卫士的支持下,向英国广播监管机构Ofcom提出了针对CCTV / CGTN的公平与隐私投诉。

在此阅读该投诉信,信件经过适当删减和编辑。

汉弗莱被拘留于上海期间,被迫录制了两个强迫认罪视频,分别于2013年2014年在英国的CCTV和CGTN上播出。当时他未获与律师会见的机会,2013年录制视频前,他被喂药后关在一个笼子里,当记者录制时他被拷在笼中的椅子上。

汉弗莱在其对Ofcom的投诉中指出,中国国家广播公司犯有“多次违反《广播法》”和“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

具体来说,该投诉指控CGTN的强迫认罪广播违反了广播法规中有关犯罪,骚乱,仇恨和虐待,不公正和不准确,公平和隐私的规定。

由于指控的严重性以及汉弗莱在中国被判处两年徒刑的事实,因此Ofcom甚至免除了从广播之日起通常为20天提交时限的规定。

 “他们给我服了药,将我锁在一个小型铁笼的老虎椅上,随后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将他们的镜头对准我,记录下我读出警察早已替我准备好的答案,并没有人提任何问题”,英国公民和前新闻记者彼得·汉弗莱(Peter Humphrey)首次在中国接受电视认罪的情景。

 

 

2018年12月30日——提交第二封投诉

拥有瑞典国籍的香港书商桂民海的女儿安吉拉·桂(Angela Gui)向Ofcom提出了针对CGTN的类似投诉。

2015年,桂民海被中国安全局特工从其泰国的度假屋绑架到中国,2018年,桂民海在中国境内半获释后不久,再次在开往北京的火车上当着瑞典领事馆工作人员的面遭到绑架。桂民海总共出现在电视上强迫认罪不下三次。

安吉拉提交的投诉是针对2016年CGTN广播的桂民海两例强迫认罪视频。

直到今天,桂民海仍旧被中国政府强迫失踪,没有人知道其下落。

 

2019年5月8日——赢下第一局

历时五个多月,Ofcom终于接受彼得·汉弗莱(Peter Humphrey)的投诉,并对CGTN广播强迫认罪的情况展开了调查。

 

2019年5月9日——赢下第二局

Ofcom接受安吉拉提交投诉,并针对CGTN在2016年播出桂民海强迫认罪录像进行调查。

 

2019年7月7日——CGTN的秘密武器

据媒体报道称,就在彼得·汉弗莱(Peter Humphrey)向Ofcom提出第一起针对CGTN的投诉后,数周内,这家中国国家广播公司的欧洲分部即聘请了Ofcom董事会前成员——尼克·波拉德(Nick Pollard)担任其顾问。就在七个月前,波拉德还在Ofcom任职,在那里他将是针对负责对类似本案的投诉信做出决定的小组一员。

该任命表明,尽管CGTN对投诉保持沉默,但幕后一直在努力与投诉奋战。

 

2019年9月18日——CGTN失去“局内人”

尼克·波拉德(Nick Pollard)辞去CGTN顾问一职,据信是因为他对该电视台无法公正报道香港抗议活动有忧虑。

波拉德的请辞使CGTN的信誉和处理Ofcom调查的能力受到重挫。

 

2019年9月23日:CGTN面临更多调查

Ofcom透露,其正在调查有关CGTN的4宗新投诉,涉及CGTN在香港的报道是否违反公正性规则。与汉弗莱和安吉拉的两起投诉有别,这次是由Ofcom本身发起的“标准投诉”。

 

2019年11月23日:距首封投诉一周年 

自从一年前我们针对CGTN提交首封投诉以来,中央电视台欧洲分支机构似乎已经停止播出强迫认罪的视频,尽管它还是广播了有关拘留营的很可能被强迫的精心编排视频,视频中对穆斯林少数民族大规模拘留营囚犯进行了“采访”。此外,11月21日,CGTN的新闻节目《24小时》广播了英国驻香港领事馆前雇员郑广杰的强迫认罪。

实际上,有证据表明中国正渐渐远离在电视台上播出针对高调人权捍卫者的强迫认罪,而向短视频平台、微博和针对性播出等新平台转移。


 

下一步是什么?

Ofcom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针对这两个悬而未决的投诉做出决定。请关注我们的推特帐户、浏览我们的网站以获取最新消息。

我们期望CGTN在英国失去广播执照,为其在知情的情况下参与广播谎言和侵犯人权行为负责。

该情况是有先例的。

2011年,Ofcom吊销了伊朗电视台“Press TV”在英国的广播执照,因为其广播了一例当时被拘留在德黑兰的新闻记者马齐尔·巴哈里(Mazier Bahari)的强迫认罪视频(后来可能出于政治原因将该处罚方式降级为罚款)。

我们目前也正努力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提起针对CGTN和CCTV4的类似投诉,有关其故意歪曲事实和公然播出谎言,通过播出电视认罪以符合中国共产党利益。

 

订购保护卫士出版首次揭露中国强迫电视认罪幕后真相书籍,了解中国媒体在与警察合作摘取、录制、制作和广播强迫认罪中所发挥作用。

 

bloc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