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s

谎言和间谍:瑞士和中国警方的秘密协议

 

似乎难以想象,任何西欧国家会让中国的安全和情报人员不受限制地入境。

今年8月下旬,我们已经明确瑞士已这样做了。在一般为常规的"重新接纳协议"(Readmission Agreement)中,即两个国家之间关于如何遣返对方国家国民的双边协议,然而在2015年12月8日生效的秘密协议中,瑞士同意允许中国公安部的特工在其境内不受监督的自由活动。这项协议非常隐秘,直到今年夏末才公开,因为瑞士方面由于原协议即将到期而开始寻求续约。

图片来源:Silk Road Briefing

 

保护卫士已经拿到了这份协议,今天将在此公布。

首先,什么是重新接纳协议?这些相当无伤大雅的协议在国家或司法管辖区之间建立了一个渠道,让两个国家互相沟通,寻求协作。如果瑞士当局发现一个人非法居住在瑞士,或者没有适当的证件,他们怀疑此人是瑞典人,他们就会用一个正规化的渠道和该国的移民局或者类似的部门进行沟通,寻求帮助,确定这个人是否确是瑞典人。如果能确定是,他们就会和瑞典合作,把这个人送回去。作为回报,对方也会同样履行该做法。总而言之,它们是对等的。

在少数情况下,除了将此人送回,瑞士方面还可以要求对方从其有关部门派一名代表陪同此人乘机回国——尽管这种条款只存在于某些此类协议中。

而瑞士与中国达成的协议是以虚假的借口保密的,与常规的 “重新接纳协议 ”几乎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性质完全不同。

我们和瑞士议会和外事委员会一样,是在瑞士德语报纸《新苏黎世报周日版》(NZZ am Sonntag) 8月份的一篇相关报道后才注意到它。在该报道公开后,瑞士政府,包括一名内阁官员,为该协议辩护,其中一些说辞后来被证明是谎言(有意或无意),此举使这一可疑的交易更显神秘。

但中瑞秘密协议完全是不同性质,以致瑞士政府不惜用一系列误导性的声明和假话来掩盖这一性质。

 

掩盖真相

当《新苏黎世报周日版》(NZZ am Sonntag) 于8月23日报道这一事件时 [i] ,瑞士移民事务秘书处(SEM)表示,由于这是一份 “行政协议” , [ii]所以没有公开。发言人丹尼尔·巴赫 (Daniel Bach)补充说,该协议对西藏和维吾尔族寻求庇护者没有影响,称因为瑞士了解他们被迫害的风险,因此绝不会将他们送回。[iii].

次日,负责移民问题的内阁大臣马里奥·加蒂克(Mario Gattiker)出现在议会外事委员会面前,重申该协议没未被公开的原因是它是一个 “行政或技术性”协议 [iv] 。几天后,巴赫声称该协议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他说瑞士与60个国家都有这样的协议,与中国和印度的此类协议是“技术性的”,因此没有公开。 [v]

图片来源: Nau.ch

 

然而,与印度的协议已经公开。瑞士政府的网站上显示了协议的全文 。瑞士政府的网站 [vi] 总共显示了52项协议(而不是60项),包括与非国家管辖区(如香港和澳门)的协议。

瑞士移民事务秘书处随后改变策略,在9月12日表示,未公布与中国的协议,原因是“并不需要”。 [vii]

当瑞士政府网站上的 “国际条约 ”栏目中最终列出了该协议的存在(而非协议内容本身)时,来自移民事务秘书处和内阁的解释就更显得语无伦次了——因为国际条约属于必须公开,再次与由于“技术”性质而无法公开的说法相违背。

 

秘密协议分析

保护卫士将该协议与瑞士和瑞典 [viii] 、英国 [ix] 、香港 [x] 和印度 [xi] 之间的类似协议进行了比较。一旦我们开始比较,立刻就看出瑞士方面为什么要保密

与其他国家的协议都是与对方的移民部门或同等部门签订的。例如,印度的协议是与外交部旗下领事、签证和护照事务的部门签订。

与中国的协议则是与中国的公安部签订。该部虽然负责移民事务,但也是国家的警察机构,负责治安、国家安全,并有专门的部门处理间谍和反间谍事务。这一点将是关键,下文将进一步披露更多协议的具体内容。

大多数其他协定也有广泛的规定,提到该协定在国际法律权利保护方面的限制,包括难民地位,以及该协定不涉及可被视为引渡程序的任何案件。相关的文件都是公开的,往往甚至包括用以请求提供有关试图确定国籍的人员信息表格,而且协议是对等的。只有在少数情况下,协议允许对方派代表陪同被遣返人员,而且在这种情况下仅限于该特定活动,是一种公开的、官方的履行职责。

但在与中国的情况下,协议不是对等的,“协助”只对中国开放。其目的是扩大合作,打击“非正常移民”,而不是 “非法移民”(更常见的说法)。

该协议的主要目的是允许中国公安部(该部门被指控犯有危害人类罪)[xii] 的特工自由进入瑞士,在全国各地进行不受监督的行动。瑞士同意对来访特工的身份保密。特工由中国选定,瑞士并不干涉选定过程。因此,中国可以挑选任何一名公安部成员被派往瑞士,几乎可以肯定派去的并不是任何移民官员。

瑞士与其他任何国家或地区的协议都没有这样的安排。

而且,这些特工是正式获准秘密进入瑞士的,也就是说,他们不用申报身份,也不以任何官方身份在瑞士行动。与英国的协议相比,所有由于遣返行动获准进入瑞士的官员,都必须得到瑞士的批准,并且必须以官方身份公开入境。

 

中国特工的秘密行程

公安部特工在瑞士可完全不受监督的自由行动。他们可以自由会见当事人员(被瑞士怀疑 “非正常逗留 ”的中国公民)并进行 “面谈”。瑞士允许这些中国特工停留两周,每天最多可以 “评估 ”6人;因此,每个特工每次访问总共可评估60人。

尽管有条款规定,除非得到对方的授权,否则不得将收集到的数据与各自国家的其他部门共享——这在大多数 “重新接纳协议 ”中通常是一个冗长而详细的部分——但在与中国的协议中,却只是简短概括,在某一条款中,几乎完全集中在对来访的中国特工身份和他们的报告保密的问题上。由于中国公安部几乎掌控中国治安和司法的方方面面,该条款即使扩大范围,也意义不大。

此外,特工在逗留期间有权与中国驻瑞士大使馆联系,并且作为行动的一部分,与在中国的公安部联系。

图片来源: Keystone / Mark Schiefebein

 

每次访问结束后,中方都会提交一份报告。在此基础上,瑞士将与中国大使馆合作,决定将哪些人遣返中国。该协议没有规定瑞士对中国代表提供的信息进行任何核实。

此外,瑞士承担中方的全部费用。包括航班、住宿、每日生活费、通讯、办公场所以及其他任何业务费用。也就是说,瑞士的纳税人在为中国特工秘密进入瑞士,并在境内对中国人进行不受监督的行动买单

根据这一协议,2016年有13人被遣返回中国,其中包括4名寻求庇护者。中国公安部未公开关于这些人的报告,所以他们是谁,被送回中国后发生了什么,瑞士方面采取了什么措施(如果有的话)来确保他们的安全,也不得而知。

 

中国想要什么?

自2012年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上台以来,从2014年开始,他的标志性政策之一就是追捕中国的海外逃犯和他们的资产。它试图通过引渡请求,以及扩大与更多国家的引渡条约来实现这一目标。

据中共党媒报道,截至2019年年中,约有6000人通过这一举措被遣返回中国,而这一报道只包括所谓的 “经济逃犯”。因此,实际的回国人数应该高于这一数字[xiii]。其中只有一小部分是通过引渡程序。大部分是通过中国所谓的 “自愿遣返”。事实上,这些往往是非自愿遣返,是通过公安部对中国大陆境内的家庭成员进行威胁,或者是由在海外流动的公安部或国安部人员实施的。

图片来源: Associated Press

 

 今年10月底,美国司法部公布了对8人的起诉书[xiv],他们作为中共非法代理人,“说服”居住在美国的中国公民返回中国,包括“跟踪受害者”。

作为‘猎狐行动’全球协同和非法遣返工作的一部分,这些嫌疑人被指控在中共官员的指示下,对某些美国居民进行监视、骚扰、跟踪,胁迫其返回中国的行动。”

                                                                                                              ——美国的起诉书

此前,有媒体大量报道了国安局特工秘密前往美国,对高调流亡的中国商人郭文贵进行同样的行动,尽管这些特工最后返回中国,但FBI没收了他们的手机才允许离开。

海外的中国公民曾多次与保护卫士联系,担心中国特工试图 “胁迫 ”他们回去,或者试图要求他们帮助 “胁迫”其他人。在所有的情形中,胁迫均涉及威胁他们在中国的家人。

图片来源: ABC

 

著名的流亡艺术家Badiucao详细讲述了他自己的经历,当公安部锁定了当时还是匿名的艺术家身份后,就即刻对他采取了行动。 [xv]

虽然该做法或作为更大的协作运动未被广泛关注,但世界各地有许多媒体报道了受害者个人作为非自愿遣返运动的目标,保护卫士正在启动一个关于该问题的研究项目,并计划在2021年中期发布该问题的主要研究结果。

瑞士与美国对该问题的应对形成鲜明对比。美国阻止特工入境并从事该类非法活动,瑞典正在努力揭露和防止中国难民间谍活动,在北欧范围内进行防范,并根据《欧洲人权公约》率先阻止对中国的引渡。

当全球各地的受害者被胁迫返回中国,或者当他们拒绝时,则对他们身在中国的家人实施惩罚时,瑞士一直在积极帮助中国警方在瑞士境内延伸其触角,其目的也是相同的,就是要把中国政府希望遣返的人送回中国。现在,瑞士仍然躲在秘密的背后,寻求续签协助该做法的协议。

此外,由于瑞士方面同意将这些由公安部特工组成的访问团定为非官方访问团,我们只能假设(除非另有秘密协议):瑞士给予他们正常的旅游签证,这将使这些特工可以自由进入整个申根地区。因此,在两周的访问时间内,理论上,公安部的情报人员可以秘密直接进入几乎整个欧盟,由于没有边境管制,而且这些访问也不受瑞士方面的监督,因此构成了非常大的安全风险。

 

该协议会续签吗?

该协议于2020年12月7日到期。令人欣慰的是,据《新苏黎世报周日版》(NZZ am Sonntag)报道,反对其续签的阻力正在增加。现已被捕的香港民主抗议组织者黄之锋指出,该协议可以用来对付异见人士 [xvi] 。瑞士外交事务委员会10月20日以14票反对,7票赞成,要求就任何新的类似协议进行磋商 [xvii] ,辩论定于2021年春季进行 [xviii]。然而,协商后的任何投票或决定都不具有法律约束力,瑞士政府可以自由续签该协议。

这个协议的问题不仅在于:(1)围绕它的神秘性;(2)当协议被曝光时,官员们努力掩盖它的真实性质;(3)中国官员被赋予在瑞士自由活动的权利,而不受任何监督。但这样做的同时,众所周知,这些特工对他们的目标或他们在中国的家人进行威胁,以使这些人同意回国。

至于这些代理人向瑞士移民事务秘书处(SEM)提交的报告,作为建议将人送回的依据,实际是违背其意愿,国际特赦组织发言人娜迪亚·波伦(Nadia Boehlen)说:“在这一点上,移民事务秘书处的反应是不够的。似乎没有做任何风险分析,也没有在原籍国进行任何监督。” [xix]

在道德光谱的另一边,来自自由党的议员汉斯·彼得·波特曼(Hans Peter Portmann)说:“完全没有理由对中国采取相对我们也在就人权问题进行对话的其他国家不同的做法” [xx]。右翼民族保守党瑞士人民党(SVP)12月3日通过电子邮件告诉保护卫士,“反对与中国达成这一协议的完全是左翼群体,这样的驱逐行动当然符合瑞士人民党的利益”。

不过,欧洲人民党(EPP)的议员尼克·古格(Nik Gugger)或许做了最好的总结,他说:“瑞士在经商方面是顶尖的,但不幸的是,在事不关己方面也是世界冠军。”[xxi]

 

协议

此处下载PDF(英文):

 


Top news image

bloc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