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s

保护卫士组织因结束强迫电视认罪获奖

在中国的网球运动员彭帅失踪事件升级,中国使其在遭控制的状态下露面来反击国际批评之时,保护卫士组织创始人彼得·达林荣获2021年马格尼茨基杰出人权活动奖,部分原因是由于他在针对中国党媒以及使用强迫电视认罪运动中的不懈努力。此前获得该奖项的包括,来自香港的罗冠聪,来自沙特阿拉伯的贾马尔·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和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来自菲律宾的玛丽亚·雷萨(Maria Ressa)。

中国对强迫电视认罪的实施,往往在当事人未经审判前获取和播出,在许多情况下甚至在受害者被正式逮捕之前,保护卫士组织已经通过发布一本书籍和一系列报告揭露了该种做法。许多受害者写下了他们的经历,揭露了中国持续且系统性地使用酷刑来强迫受害者录制经编排的脚本视频,甚至拘留或折磨他们的亲属,在某一案例中,甚至拘留了受害者十几岁的孩子。

11月18日,在威廉·布朗德(William Browder)的组织下,英国议员努斯拉特·加尼(Nusrat Ghani)在伦敦威斯敏斯特大厅举行的仪式上,将2021年马格尼茨基奖授予彼得·达林(Peter Dahlin)。在获奖感言中,彼得表明其组织2017年底发起的运动获得成功,他指出,保护卫士一系列运动的后果直接导致中央电视台和CGTN被迫停止制作和播放此类电视认罪。

在中国国内,保护卫士发起了一系列中文报告,以《剧本与策划》为重点,作为首本非常全面的强迫电视认罪研究报告(此处为英文版),在最常被强迫电视认罪的群体——律师、记者和民间维权人士中引起众多讨论。在此之前,许多被迫强迫电视认罪的人们在经历了长期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逮捕或监禁之后,发现很难再回到他们的工作中去,因为许多人对他们产生怀疑,觉得无法信任他们,并不知道警察为了迫使他们说出编排好的台词而采取了多少手段。报告发布后的巨大关注度完全改变了人们对此的看法,而且由于这些强迫电视认罪本质上是政治恐怖的工具——即杀一儆百——同时也意味着这一工具变得不那么有效。因此,它在中国境内的使用已大幅缩减,近两年来没有律师或记者成为这一做法的目标,这与国际上的发展相吻合。

在国际上,保护卫士很清楚,中国拥有CGTN这个国际知名的频道,以及播放他们自己的内容和“视角”的能力,总是胜过播放这种电视认罪的需要。很明显,有一个杠杆点可促使其停止播放电视认罪,至少在国际上。保护卫士找到了如何使用这一杠杆的方法,即利用各国电视监管机构针对电视频道在其国家播出内容和方式的规章。了解到这一点后,保护卫士对CGTN和CCTV-4(国际中文频道)违反法律和行政规章的播放行为进行了追究。保护卫士织与众多受害者合作,对这种违法行为提出了个人投诉,此举导致CGTN收到的罚款数额不断增加,同时提出全面的投诉,概述了这种违法行为的系统性——中国官方媒体不只是播放警方提供给他们的内容,而是多次与警方合作,协助获取认罪口供,这套做法往往是在当事人被置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体系的单独监禁时进行。彼得本人就经历过这种情况。

2018年,CGTN的直接控制权从国家转移到了中国共产党,而政党经营的电视在英国是不允许的。保护卫士对此进行曝光后,CGTN失去了其在英国的播出许可。它在德国也被短暂撤下。此后,该频道以及CCTV-4在挪威、瑞典和澳大利亚公共广播公司SBS均被停播。目前,加拿大正在审查一项投诉,而在马格尼茨基奖颁奖典礼前一周,美国国会中国事务执行委员会(CECC)的参众两院领导人致函美国电视监管机构FCC,要求他们就保护卫士的投诉采取行动。保护卫士还向法国的CSA提出了投诉,因为法国现在(在CGTN被踢出英国后)是CGTN在欧洲其他地区信号传输的法律基础。

早在该场运动的早期阶段,在制定了如何打击这一问题的计划后,2018年11月23日,保护卫士在伦敦举行了一次新闻发布会,我们在会上发布了新书《媒体审判》(Trial by Media,英国公民、前记者、两次强迫电视认罪的受害者韩飞龙(Peter Humphrey)宣布向英国电视监管机构提出了第一个正式投诉。据中央电视台的一位内部人士告诉保护卫士,中央电视台在北京的总部当天随即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从周五晚上一直持续到周日下午。此后,又相继发起了数个一般性投诉,桂民海女儿安吉拉和郑文杰的个人投诉,以及由遭受了同样对待的中国受害者签署的公开信,这一系列做法是导致中国结束利用国家电视台进行强迫电视认罪的开始。

在获奖感言中,彼得简要介绍了他自己的故事,包括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秘密监狱中单独监禁时被录制的电视认罪,以及保护卫士多年来的工作,他强调,尽管镇压越来越严厉,保护卫士不仅有能力继续参与实地工作,而且还取得一定成果,而此时,许多地区和国际组织已经退出了在中国的直接在地工作,给保护卫士等非政府组织带来了越来越大的负担。他还强调到一个事实,即在中国境外开展的宣传活动也有能力产生结果,这远远超出了许多人的设想。如果人们专注于找到用来针对中国政府的杠杆点,宣传活动可以更加有效,迫使中国发生积极的变化,但需要更加关注现实政治,并采用有效的方法来利用所确定的杠杆点。

在仪式上,彼得邀请了郑文杰作为嘉宾,郑文杰也是强迫电视认罪的受害者。彼得指出,如果韩飞龙作为受害者的合作使该场运动得以开始,没有他这一切都不会发生,那么郑文杰的合作,就CGTN的所有意图和目的所言,是推动了其失败的关键动力。

尽管击败了用于强迫电视认罪做法的主要途径(国家电视台),但中国警方和当局都不会放弃使用严重的人权暴行作为迫害的工具,在编排控制和被迫下的露面也是。例如,最近有一些值得注意的案例,人们在酷刑和单独监禁的条件下,如余文生,受害者被迫在预先安排好的信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解除其代理律师,从而与外界隔绝。在其他情况下,供词会被录制下来,由警方在社交媒体账户上发布,或者如果想让国际观众看到,就在官方拥有的报纸网站上发布,而不是由国家电视台播出。还有一些情况是,CGTN的网站可以用来发布视频,或者如彭帅的情况一样,发布一封相当明显有稿子痕迹的信,或者利用与中共结盟的实体进行(未公开发布的)视频通话,以彭帅为例,与国际奥委会进行的视频通话。在新冠疫情初期,大量在网上发布疫情真实发展情况的人,被指控为散布谣言而被以视频形式在社交媒体上游街示众,又或者在李泽华的案例中,他失踪期间,在自己的Youtube频道上发布视频以压制外界批评

抗争一如既往地进行着,而保护卫士也将持续参与其中。但由于受制于有限的资金,其开展的活动能力有限,我们在此积极鼓励那些有幸具有能力提供支持的人捐款,无论金额大小,都将发挥重要作用,以助保护卫士扩大其工作能力。

这个圣诞节和春节,请考虑每月提供小额捐款以支持我们的工作。

以下是保护卫士进行的一些项目,许多都是绝无仅有的前沿原创研究,包括:

  • 针对用于强迫失踪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体系的长期项目,范围从热门报告到向联合国机构提交的详细证据呈件,通过数据收集,首次揭露该体系的规模和范围
  • 针对中国国家监察委员会的最新运动,旨在终止他国与该机构的国际合作,因为其并非司法机构,且涉及反人类罪行;
  • 绘制和揭露国家监察委员会系统在任意拘留和强迫失踪方面的实施,通过报告和提交的原始研究证据,有史以来第一次展示其使用的规模和范围,以及它的快速扩张;
  • 呼吁停止向中国引渡,暂停引渡条约,以应对中国刑事司法系统中对嫌疑人的法律保障正当程序几乎崩溃的现实,反击主要目的为剥夺海外中国公民甚至在民主国家行使其基本人权和民主自由的中国长臂警察;
  • 揭露中国对国际刑警组织以及其他国家警察组织的滥用;
  • 向中国的人权侵犯者问责,对他们本人及其罪行进行深度调查,并提交马格里茨基制裁呈件以及其他形式的制裁申请;
  • 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许多其他较小的、有针对性的项目。

Top news image

bloc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