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s

强迫出镜:越南如何迫使被拘留者电视认罪

一位环保倡导者在电视上表情木然地解释她是如何图谋颠覆国家;一位男性在镜头前惊恐的哭泣,而他的同乡们(他们的脸上挂满伤痕和淤青)指责他人策划了暴力行为;还有一位美国学生在镜头中承诺不再参加反越南活动。

  这些只是近年越南播出的一部分被拘留者的强迫电视(或网络)认罪,均在认罪者未经审判和获得律师会见机会之前播出,越南这一现象在保护卫士今日发布的最新开创性报告《强迫出镜:越南的强迫电视认罪》中进行了揭露和分析。可在此处下载完整报告(PDF)或单击封面图片。此处阅读报告新闻稿

英文报告,请点击此处|  越南语报告,请点击此处.

自2007年以来,我们搜集到至少21例强迫电视认罪。而实际数字可能要比这高得多。越南糟糕的人权记录,使这些受害者中的许多人可能系统性地遭受过任意拘留、身体和心理酷刑以及威胁。

我们报告的研究对象包括人权律师,公民记者,资深活动人士以及抗议土地征收的农民。出现在电视上游行的还有一位少数民族人士,一位新教徒“领袖”的儿子,一位前政府官员以及一位在越南度假的美国学生。通常是越南国家电视台VTV1播出最备受瞩目的强迫电视认罪。

该报告参考了我们于2018年发布的《剧本与策划》——首次深入研究中国对未经审判的被拘留者强迫电视认罪的做法。以便对两个国家的电视认罪实践进行比较。

虽然越南的认罪片段在内容和制作成本上通常没有中国讲究,但两国的认罪视频却显示出许多共同要素。这可以说在预料之中,因为两个国家拥有相同的列宁主义风格政府和依赖于供词的司法程序。

认罪者表示歉意,请求宽恕,并警告他人不要重复他们的“错误”。有两人甚至感谢国家对他们进行教育并指出他们的错误。两国均播出了被拘留者供述其反国家或反党罪行的认罪视频,这再次反映专制国家如何将异议或批评之声定为犯罪的常态。

越南在2017年之后播出的认罪视频,似乎显现了其学到一些中国的技巧。为了回应德国谴责其在柏林绑架一名越南公民,越南广播了一起应对强迫电视认罪,这与中国广播桂敏海的电视认罪相似——2015年瑞典书商桂敏海在泰国遭到中国政府绑架,数月后出现在中国官方电视上声称是自愿返回中国。近日,桂敏海被判处十年监禁。

一年后,越南播出了美国人威廉·阮(William Nguyen)的强迫认罪,这是越南首次在电视上播出外国人的认罪视频。在我们的研究中,2020年播出的一例最新认罪,也是越南首例被拘留者在镜头前归罪他人的认罪视频,这复制了中国强迫认罪的另一个非常普遍的特征。总的来说,多年来,越南电视认罪视频的制作质量在变得日益成熟。

通过采访数位受害者,我们发现越南警方使用许多与中国类似的战术,以诱骗或强迫受害者录制认罪视频:

  • 警方利用欺骗、胁迫或谎言等方式使被拘留者认罪;
  • 在有些录制中,受害者被安排“着装”以及被告知如何“表现他们的台词”;
  • 认罪目的似乎与中国类似:即抹黑人权捍卫者,为抓捕行为辩护,应对来自海外的谴责。

受访者们坚定认为,被迫在电视上认罪的经历让他们从中学到东西,并且只会使他们变得更坚强。

 “在我看来,由于‘认罪'而遭受的任何后果,都只是为了从监狱脱身,并证实它是强迫认罪,以及向世界证明越南是一个与中国和朝鲜一样应受谴责的国家而应付的小小代价”威廉·阮(William Nguye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尊重事实性的体系,是无法击垮人们尊严的。”

越南是《公民权力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的签署国,因此其制作和广播被拘留者电视认罪行为非法。我们还仔细研究了《越南刑法》,《越南刑事诉讼法》和《越南新闻法》,发现越南本国法律中也禁止制作和播出强迫供词。与中国的情况一样,表面上法律也认为强迫电视认罪是非法的。

《强迫出镜》向人们提供了越南可憎强迫认罪行径的快照。我们希望利用该报告结果提高人们对这种人权侵犯做法的认识,并呼吁越南政府履行其作为国际权利机制签署者的责任,遵守本国禁止强迫认罪的法律,并立即停止在电视上播出被拘留者的强迫认罪。

 

bloc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