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s

自去年11月保护卫士与五位受害者向英国通讯管理局(Ofcom)针对央视旗下中国环球电视网(以下简称CGTN)播出强迫认罪视频提起投诉后,该国家电视台一直在幕后做出积极动作。

 

虽然实际控制CGTN的中共对我们指控该电视台违反英国广播条例保持缄默,但就在我们提交第一封投诉信后几周,该电视台即聘请Ofcom前理事会成员尼克波拉德来处理该问题

 

 

今日,据英国杂志《侦探》(Private Eye)透露,在我们提起投诉的次月,CGTN即聘请了前Ofcom理事会成员尼克・波拉德。或如《侦探》杂志文中冷冰冰地指出:

 

 

在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中,7月9日,瑞典最高法院对一起中国最渴望追拿归案的贪污嫌犯引渡要求做出裁定。

涉及引渡人员叫乔建军,他是一名中共党员,中管干部,北京通过其“猎狐行动”计划从海外引渡逃犯回国,乔建军被指涉及在中国贪污。


斯德哥尔摩瑞典最高法院

在最高法院6月18日举行听证会前,乔建军已被瑞典拘留一年,听证会后获释,在法院做出判决期间拥有自由。

我们已经翻译并发布了以下关于引渡决定的摘录[请见此处链接],决定18页全文(仅限瑞典语)可在此处获取2019-07-09 Ö 2479-19 Beslut

此篇翻译自首发于香港自由新闻(HKFP)的观点文章(英文)

更新: 2019-05-09 (17:30 GMT+1) 继英国通讯管理局Ofcom收到英国公民韩飞龙联合保护卫士提交的投诉,并决定启动对中国国家电视台CGTN的调查后,隔日再启动对该电视台第二项调查,涉及播出被监禁瑞典书商桂敏海的两次强迫电视认罪视频,投诉亦由桂敏海之女安吉拉与保护卫士联合提交。 自2018年播出桂敏海的最后一次电视认罪后,中国仍在继续摘取并在国内外播出类似电视“认罪”。桂敏海最后一次认罪视频也在CGTN法语频道播出,此后被在电视上认罪游行的人士包括二位加拿大人,一位中国记者(连同他的家人),一位维族诗人,甚至还有一位仍处于失联的中国高院法官,这些人的电视认罪均在未被法庭定罪前,甚至未被逮捕前。虽然自2016年高峰期后,电视认罪的使用已经放缓,但仍然是中国当局持续使用的工具。

鉴于中国继续使用其恐怖体系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用以消失异议人士,尤其是记者、律师、人权捍卫者、NGO工作者群体,以及几位佳士运动支持者也被该系统失踪。保护卫士将陆续发布一系列由经历过该系统失踪的受害人亲笔证词。其中一些人冒着巨大风险公开分享他们的经历,这些经历也将为未来受害者提供关键启发,帮助他们以更好的状态应对糟糕的状况,了解如何保护自己和他人。一系列这样的短篇亲笔讲述,连同分析该体系的章节,包括针对该制度最全面的法律分析,均可在《失踪人民共和国》书中读到。   这篇故事来自法律活动人士包龙军,他也是著名维权律师王宇的丈夫。2015年,他在北京机场被警方带走,当时正送十几岁的儿子去澳大利亚留学。包龙军和其妻分别在机场以及午夜在公寓的失踪,成为了709大抓捕的开端。他们二位将在接下来的半年中被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名义单独监禁。以下是他的讲述。  

鉴于中国继续使用其恐怖体系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用以消失异议人士,尤其是记者、律师、人权捍卫者、NGO工作者群体,以及几位佳士运动支持者也被该系统失踪。保护卫士将陆续发布一系列由经历过该系统失踪的受害人亲笔证词。其中一些人冒着巨大风险公开分享他们的经历,这些经历也将为未来受害者提供关键启发,帮助他们以更好的状态应对糟糕的状况,了解如何保护自己和他人。一系列这样的短篇亲笔讲述,连同分析该体系的章节,包括针对该制度最全面的法律分析,均可在《失踪人民共和国》书中读到。   以下经历来自NGO工作者彼得・达林,他被国家安全局以危害国家安全的名义,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进行关押。彼得最近写了关于其关押设施情况的文章,并公开了该秘密监狱的地点,可点此阅读中文版文章。  

  随着中国在几起备受瞩目的案件中对外国公民进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如康明凯(Michael Kovrig),迈克尔·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和杨恒军,应该仔细研究一下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下使用单独监禁的情况,以及它为何构成了国际法范畴下的酷刑——尤其是《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中国已签署和批准的为数不多的重要人权公约。 由于外国公民的拘留通常(但并非总是如此)由中国国家安全部(如上述所有三个案件)或较高级别警察实施,并且他们的拘留可能影响中国外交事务,因此与中国公民相比,他们的待遇(根据已知的数据)通常较好,从有限的数据来看,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常见特征,例如身体折磨,要么未使用,要么在较有限的范围内使用。但是,中国和其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系统使用了许多构成相关国际法下定义为酷刑的方法,其中之一就是单独监禁。  

下载 (PDF):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采用单独监禁,实为酷刑方法

 

2019年3月13日,保护卫士彼得・达林在香港自由新闻(HKFP) 发表关于中国使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使人失踪的文章,以及该系统如何成为中国外交政策中针对外国人的工具。 文章中,彼得通过自身的经历,还透露了失踪加拿大人康明凯可能被关押地点,以及目前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二位加拿大公民和一位澳大利亚公民可能遭到的对待。

今日CCTV 13 播出自习近平上台以来第50个已知的强迫电视认罪。CCTV13在其新闻节目共同关注中播出了失踪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的供述,其人于2019年1月3日失踪,且可能关押在新成立的国家监察委的留置制度下。   [video width="600" height="480" mp4="http://rsdlmonitor.com/wp-content/uploads/2019/02/2019-02-22-CCTV13-Wang..."][/video]

Pages

bloc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