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s

今天(2019-11-28),郑文杰向英国电视监管机构Ofcom提交了针对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的投诉。
该投诉针对CGTN播出的一条有关其本人的新闻报导,该报导涉及直接谎言,侵犯其隐私权以及将未经证实的指控以事实进行报道。

可以在此处查看该官方投诉(仅英语):

今年夏天,中国国家安全局抓捕了香港公民郑文杰并将其隔离关押。他们对其审讯并实施酷刑,迫使他录制了多个认罪视频。中国官方媒体上周发布了其中一个片断。以下是郑文杰的认罪视频如何被录制的幕后经过。

我们在此先回顾一下,自从我们在英国对CCTV旗下中国环球电视网(以下简称CGTN)提出投诉一年以来的情况

 

去年某个星期五晚上,一连串紧急消息传到央视北京总部(如图),当晚,人们被迅速召集参加一场紧急会议(这场会议将持续整个周末),有关一场来自英国的危机,可能会严重破坏其在伦敦启动巨型欧洲总部的雄伟计划。

中国是如此担心伦敦支持香港的抗议活动,以致绑架英国领事馆的一名年轻雇员,对其实施虐待和威胁,随后对真相撒谎。

以下是如今中共外交政策的工具和技巧:

  • 绑架
  • 单独隔离监禁
  • 殴打
  • 酷刑
  • 强迫认罪
  • 威胁对事件保持沉默,否则他们将故技重施

 

11月1日,聚焦中国日渐严重的强迫失踪问题的书籍《失踪人民共和国》,经过了全面内容更新及扩充后,其第二版(英文)于今日向外界发售。

该书的出现及时而具有重要性,通过十一位受害者第一人称自述检视中国令人担忧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关押系统。然而,除了有新增自述章节外,更重要的是其新增章节探索了在习近平统治下,中国所演变的各种新型和全面失踪生态系统。

中国警方正渐渐脱离在电视上广播强迫认罪,转而使用短视频平台,微博和私下有针对性播出等方式。

现今中国以在国家电视台(包括其国际频道)上制作和播出被拘留者的强迫认罪而闻名,认罪视频通常在受害者处于审前羁押期间,尚未见到律师或甚至被正式逮捕前录制。

从2013年到2019年期间,尽管违反了国际人权法和中国国内有关公正审判权的法律,然而中国仍然播出了100多名受害者的电视认罪

(2019年10月21日)国际人权组织敦促中国政府应撤销对人权捍卫者陈建芳的“颠覆国家政权”指控,并立即无条件释放她。陈女士已被单独监禁了6个多月,在当局指控她犯有危害国家安全罪后,她现在可能面临长期监禁。

中国政府很显然是因为陈女士行使言论自由与和平集会的权利,而对她施加惩罚。一直以来,陈女士作为一位人权捍卫者,在上海利用公开抗议和诉讼手段去对抗社会不公。当局曾阻止她前往中国境外参加国际人权培训或会议。在过去十年中,她经常成为强迫驱逐、警方骚扰、拘留和酷刑的对象。

上海警方最初于2019年3月20日,在陈建芳家中抓捕了她与丈夫,两人在警方拘留所“失踪”长达数月之久。5月22日,警方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将她正式逮捕,不过这一消息直到10月才公开。在此期间,她的丈夫于4月3日获得取保候审。而上海市第一检察院于2019年8月30日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对陈建芳提起公诉,这是中国刑法中最严重的政治罪名之一,可能判处无期徒刑。陈的案子已被移交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此刻,她正在上海看守所候审。

就在警方抓捕陈的前几天,她写了一篇文章,向知名活跃人士曹顺利致敬,以纪念3月14日曹在囚期间逝世5周年。同一天,几位联合国独立人权专家发表声明,再度呼吁对曹的死因进行调查。

(2) 据《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 报道,北海道大学的一名教授在中国遭到拘留。该教授今年40岁,尚清楚其姓名,他于9月初在中国旅行时被北京拘留。报道称,这是第一位在中国被拘留的日本公务员。据信他因间谍罪指控被捕。据同一则报道称,此举使自2015年以来在中国以间谍活动或国家安全有关指控遭到拘留的日本人增加至13人。中国于2014年通过新的《反间谍法》,2015年开始执行《国家安全法》。

(1) 2019年10月18日更新:自上个月发布文章以来,中国的人质外交又有两位最新受害者。美国人雅各布·哈兰(Jacob Harlan)和阿丽莎·彼得森(Alyssa Petersen)于9月底在江苏省以涉嫌非法组织他人偷越边境罪被捕。多年以来,他们经营着一家聘请外国人到中国教授英语的公司。就在二位被捕两周前,美国以涉嫌签证诈骗逮捕了中国政府官员柳忠三。

项目提案征集 2019-10-06.

保护卫士现诚邀各机构与个人,向我们发出旨在增强中国公民社会和人权捍卫者能力的小型提案申请。我们欢迎所有感兴趣的各方在整个10月和11月期间提交项目提案。我们将以时间先后顺序对所征集提案进行评估,在提交提案之前,请仔细阅读以下重要说明。

在此项征集中,我们寻求为新兴的前线公民社会组织以及个人维权者提供所需支持,除了提供项目赠款支持外,保护卫士同时辅导赠款接收者如何以国际标准进行项目管理和运作。其目的不仅在于增强当地公民社会组织和维权者从事项目运作的能力,同时增强其管理赠款能力,从而提升他们将来自行申请项目和管理赠款的能力。

保护卫士的使命以及这些小型项目的宗旨在于支持地方人权捍卫者运用法律和行政程序,例如《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申请等,以保障人权和促进法治。我们尤其关注通常位于中国最发达城市以外的前线法律捍卫者,如“赤脚律师”(或公民律师)和地方活动人士,以及女性人权捍卫者。我们还致力于解决独立媒体相关问题,支持与法律、信息自由以及IT安全相关的能力建设活动。

(2019年9月9日) 16家非政府组织致函联合国成员国,呼吁它们在人权理事会第42届会议期间,关注被中国政府监禁的经济、社会和文化人权维护者,关注被政府关闭的推动平权、反歧视的民间组织。

参与联署信的非政府组织敦促联合国成员国采取行动,要求中国政府对自己的人权承诺负责。各国政府应当在人权理事会大会发言中、与中国代表团与会时、或在公开声明里,明确表示关注被羁押的社会、经济、文化权利捍卫者的个案,关注发生在新疆和西藏的系统性人权侵犯,支持香港人民抗争他们的普世人权。

中国政府在联合国推动的“中国模式”,是牺牲对普遍人权的平等保障为代价,来支持经济发展,这导致了中国各种人权的侵犯。仅在过去一年中,中国政府拘留了一些致力于环境,住房,土地,劳工,公共卫生和残疾人权利的人权捍卫者,以及那些争取平等保护、免受歧视的人(见个案的附录)。其中一些人受到警察拘留而失踪。当局还惩罚了公民记者和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因为他们报导和记录社会经济和文化权利受到侵犯的事件。

Pages

bloc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