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s

 

本周,对于中共控制的海外电视台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来说,日子并不好过。

英国广播监管机构Ofcom裁定,CGTN电视台“严重未能遵守”报道去年香港抗议活动的公正性。同时,它还宣布针对CGTN启动另一起隐私投诉(详情请参见下文)。这将是Ofcom仅在过去18个月内就CGTN接受的第四次投诉。

我为你骄傲,我一直都相信你,请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我会好好照顾父母和孩子,我们等着你回家。”

——许艳对丈夫余文生律师的话

本周六,5月9日是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案秘密开庭一周年。他的案件是如此秘密,甚至连法院(徐州市中级法院)网站上都未公布他的案件。它是如此秘密,以至于妻子许艳只被口头告知,而从未收到过任何庭审的书面通知。它是如此秘密,一年过去了,案件判决书还未公布。它是如此秘密,至今余文生仍然下落不明。

本周早些时候,有消息称,在越南两家国营电信公司将其服务器下线,严重遏制了其网站流量后,Facebook 屈服于政府压力,开始在越南对被认为“反国家”的贴子进行审查。

去年12月,澳大利亚外交、国防和贸易联合常设委员会(Joint Standing Committee on Foreign Affairs, Defence and Trade )(即人权小组委员会)就是否应该利用针对性制裁应对侵犯人权问题,引入以美国、加拿大、英国以及即将在欧盟通过的《马格尼茨基法案》为蓝本的立法进行研究。最新的国家是科索沃(即第七个国家),于一月通过该项立法。

给国内外中国公民和中国友人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签名

当前的全球危机是许多人数十年来一直容忍或支持的政权引起的。

2020年4月2日,一百位中国官方学者写了一封公开信。他们谴责“许多批评声音使COVID-19大流行病政治化”。 他们说:“在大流行病的这一阶段,COVID-19的确切来源仍未确定,但是这些问题并不重要,指责使所有人贬低并伤害所有人”。他们也反对所谓的流行病政治化。

公开信体现了独立知识分子许章润教授所说的“(至于举国信心下跌、产权恐惧、政学愤懑、社会萎缩、文化出版萧条,惟剩狗屁红歌红剧),以及无耻文痞歌功颂德之肉麻兮兮,早成事实。”

现在被软禁的许教授号召同胞停止对中国共产党无条件的支持。他呼吁同胞们“人人向不义咆哮,个个为正义将生命怒燃,刺破夜瘴迎接黎明,齐齐用力、用心、用命,拥抱那终将降临这片大地的自由的太阳!”。

Source Wikimedia

上周,捷克宪法法院(CCC)在其网站上发布一项裁定(捷克语),宣布受中国政府指控电信诈骗的8名台湾公民不可被引渡到中国。

2020年4月3日. 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預計將於2020年4月5日獲釋。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於2015年「709大抓捕」期間被捕,遭秘密羈押逾1200天後,於2018年12月26日因「顛覆國家政權」控罪被安排閉門審訊,2019年1月被判入獄4年6個月,剝奪政治權利5年。

為了確保王全璋獲釋後的待遇合乎中國法律及國際人權標準,我們強烈要求中國政府:

  1. 尊重王全璋及其家人意願及權利,讓王全璋立即回北京與妻兒團聚;
  2. 尊重並確保王全璋及其家人的人身自由,尤其是遷徙自由
  3. 確保王全璋及其家人不會被軟禁、長期監視;
  4. 防止王全璋及其家人不再被騷擾或逼害
  5. 確保王全璋兒子能充分行使其平等受教育權

 

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总共经历了三次失踪。从2015年7月9日开始,当察觉到许多同事和其他律师陆续被拘留,他躲了起来。大约一个月后被抓,并迅速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RSDL)关押,地点不明,然而,即使六个月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结束,他被正式逮捕并转入审前羁押场所等待审判,算是进入中国正常起诉程序,但他仍然处于失踪状态。在等待他2019年1月突如其来的庭审和必然的有罪判决期间的几年中,在中国的看守所中根本找不到王全璋这个人,这是他的又一次失踪。

拘留下的消失

王全璋下落不明的现象并非个例,实际上无论是那些被关押一年或两年后被取保候审的人,还是在经历表演性审判后入狱的人,几乎所有与“709大抓捕”运动相关的律师和法律活动人士都经历过同样的情况。尽管他们从有效失踪的系统化性质,演变成消失的嫌疑人,但该问题并未获得关注和报道。通过对大约25个案例的研究以及对其中许多受害者的访谈,这份简短的报告现在可以充分说明中国如何持续发展更多的机制,以让异议人士消失。  

 

一位环保倡导者在电视上表情木然地解释她是如何图谋颠覆国家;一位男性在镜头前惊恐的哭泣,而他的同乡们(他们的脸上挂满伤痕和淤青)指责他人策划了暴力行为;还有一位美国学生在镜头中承诺不再参加反越南活动。

Pages

bloc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