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s

联合国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确认每一年的8月30日为强迫失踪受害者国际日。

目前我们都不知道他的下落,关押他的地点,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

“20171226日,我妹妹乘坐从马来西亚飞往我们家乡的飞机,此后就再也没有收到她的消息。”

十多年来,我们一家人始终无法团聚……每当他失踪,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他能活下去。

 

中国的强迫失踪对象不仅针对活动人士和中国共产党党员。该失综网纳入的人员来自各个领域,其中有名人,法官,外国人和商人等。

以下是过去几年中共失踪的11各界人士。 这是第二部分。在此处阅读更多中国用以失踪人们的扩张手段

 

1:  基督教牧师

今天是强迫失踪受害者国际日,用以纪念世界各地被国家实施强迫失踪受害者之日。

没有哪个国家如今天的中国一样,拥有如此恐怖的系统网络,专门设计用于失踪其批评者。

今年,世界各地的大型非政府组织联盟将利用强迫失踪受害者国际日的契机,致力使北京及其大规模实施失踪的问题得到关注。点击此处查看联合声明。

中国新兴和不断发展的失踪系统是基于过去极权主义方式的现代化升级。由于世界各国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中国这些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以致它蓬勃发展并扩大到前所未有的规模。可参阅国际人权服务社(ISHR)所发布概要,了解更多有关强迫失踪信息,以及如何利用联合国系统为受害者伸张正义:

自去年11月保护卫士与五位受害者向英国通讯管理局(Ofcom)针对央视旗下中国环球电视网(以下简称CGTN)播出强迫认罪视频提起投诉后,该国家电视台一直在幕后做出积极动作。

 

虽然实际控制CGTN的中共对我们指控该电视台违反英国广播条例保持缄默,但就在我们提交第一封投诉信后几周,该电视台即聘请Ofcom前理事会成员尼克波拉德来处理该问题

 

 

今日,据英国杂志《侦探》(Private Eye)透露,在我们提起投诉的次月,CGTN即聘请了前Ofcom理事会成员尼克・波拉德。或如《侦探》杂志文中冷冰冰地指出:

 

 

在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中,7月9日,瑞典最高法院对一起中国最渴望追拿归案的贪污嫌犯引渡要求做出裁定。

涉及引渡人员叫乔建军,他是一名中共党员,中管干部,北京通过其“猎狐行动”计划从海外引渡逃犯回国,乔建军被指涉及在中国贪污。


斯德哥尔摩瑞典最高法院

在最高法院6月18日举行听证会前,乔建军已被瑞典拘留一年,听证会后获释,在法院做出判决期间拥有自由。

我们已经翻译并发布了以下关于引渡决定的摘录[请见此处链接],决定18页全文(仅限瑞典语)可在此处获取2019-07-09 Ö 2479-19 Beslut

此篇翻译自首发于香港自由新闻(HKFP)的观点文章(英文)

  自英国电视监管机构Ofcom根据英国前记者韩飞龙(Peter Humphrey)联合保护卫士递交的投诉,启动对中国环球电视网(简称CGTN)的正式调查后,美国职场社交平台领英(LinkedIn)可能已经开始全球性审查韩飞龙的帐号。

更新: 2019-05-09 (17:30 GMT+1)

继英国通讯管理局Ofcom收到英国公民韩飞龙联合保护卫士提交的投诉,并决定启动对中国国家电视台CGTN的调查后,隔日再启动对该电视台第二项调查,涉及播出被监禁瑞典书商桂敏海的两次强迫电视认罪视频,投诉亦由桂敏海之女安吉拉与保护卫士联合提交。

鉴于中国继续使用其恐怖体系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用以消失异议人士,尤其是记者、律师、人权捍卫者、NGO工作者群体,以及几位佳士运动支持者也被该系统失踪。保护卫士将陆续发布一系列由经历过该系统失踪的受害人亲笔证词。其中一些人冒着巨大风险公开分享他们的经历,这些经历也将为未来受害者提供关键启发,帮助他们以更好的状态应对糟糕的状况,了解如何保护自己和他人。一系列这样的短篇亲笔讲述,连同分析该体系的章节,包括针对该制度最全面的法律分析,均可在《失踪人民共和国》书中读到。   这篇故事来自法律活动人士包龙军,他也是著名维权律师王宇的丈夫。2015年,他在北京机场被警方带走,当时正送十几岁的儿子去澳大利亚留学。包龙军和其妻分别在机场以及午夜在公寓失踪,作为709大抓捕的开端。他们二位将在接下来的半年中被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名义单独监禁。以下是他的讲述。  

Pages

bloc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