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s

鉴于中国继续使用其恐怖体系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用以消失异议人士,尤其是记者、律师、人权捍卫者、NGO工作者群体,以及几位佳士运动支持者也被该系统失踪。保护卫士将陆续发布一系列由经历过该系统失踪的受害人亲笔证词。其中一些人冒着巨大风险公开分享他们的经历,这些经历也将为未来受害者提供关键启发,帮助他们以更好的状态应对糟糕的状况,了解如何保护自己和他人。一系列这样的短篇亲笔讲述,连同分析该体系的章节,包括针对该制度最全面的法律分析,均可在《失踪人民共和国》书中读到。   以下经历来自NGO工作者彼得・达林,他被国家安全局以危害国家安全的名义,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进行关押。彼得最近写了关于其关押设施情况的文章,并公开了该秘密监狱的地点,可点此阅读中文版文章。  

  随着中国在几起备受瞩目的案件中对外国公民进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如康明凯(Michael Kovrig),迈克尔·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和杨恒军,应该仔细研究一下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下使用单独监禁的情况,以及它为何构成了国际法范畴下的酷刑——尤其是《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中国已签署和批准的为数不多的重要人权公约。 由于外国公民的拘留通常(但并非总是如此)由中国国家安全部(如上述所有三个案件)或较高级别警察实施,并且他们的拘留可能影响中国外交事务,因此与中国公民相比,他们的待遇(根据已知的数据)通常较好,从有限的数据来看,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常见特征,例如身体折磨,要么未使用,要么在较有限的范围内使用。但是,中国和其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系统使用了许多构成相关国际法下定义为酷刑的方法,其中之一就是单独监禁。  

 

下载 (PDF):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采用单独监禁,实为酷刑方法

 

2019年3月13日,保护卫士彼得・达林在香港自由新闻(HKFP) 发表关于中国使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使人失踪的文章,以及该系统如何成为中国外交政策中针对外国人的工具。 文章中,彼得通过自身的经历,还透露了失踪加拿大人康明凯可能被关押地点,以及目前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二位加拿大公民和一位澳大利亚公民可能遭到的对待。

今日CCTV 13 播出自习近平上台以来第50个已知的强迫电视认罪。CCTV13在其新闻节目共同关注中播出了失踪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的供述,其人于2019年1月3日失踪,且可能关押在新成立的国家监察委的留置制度下。   [video width="600" height="480" mp4="http://rsdlmonitor.com/wp-content/uploads/2019/02/2019-02-22-CCTV13-Wang..."][/video]

拘留下的消失:

 

中共批评者如何在被捕后不断消失

Source: DW/dpa

 

王全璋和“中国维权紧急救援组”的所谓“颠覆”:与彼得达林的对话   2018年12月26日,王全璋的案件开庭。根据流出的起诉书,他的起诉似乎取决于三件事。其中一件是他与彼得·达林在“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的合作,该小组活跃于2009年至2016年期间,不过王全璋自2014年之后即没再参与小组工作。2016年,彼得经历了短暂拘留后被驱逐出境,后来继续创办保护卫士,该机构也运作网站RSDLmonitor.com。

 

 By 彼得达林   关于王全璋案的起诉书已流传开来,王全璋在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China Action)的工作被指控为三件所谓犯罪事实之一,而王全璋在锋锐事务所工作期间代理的一些案件则构成他被指控的另外两件事。   彼得・达林(Peter Dahlin)是前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的创始人之一,也是今日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机构创始人。作为保管前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机构遗产的人员之一,包括管理该机构所有旧文档。基于此,彼得・达林今天发表这一声明。

通过持续研究强迫电视认罪现象,特别是与瑞典记者和社会评论员库尔多・巴克西(Kurdo Baksi)合作,研究关于这些视频如何通过各国际频道在中国境外播出的实际范围。在这篇短文中将着重于这些关键点,并提供强迫电视认罪早期数据库的更新版本。最新的揭发范围包括直接或间接使用了哪些国际频道并在国外播出这些强迫电视认罪,以及与国外哪些公司合作播出——包括从英国到加拿大,再到瑞典和其他国家。也包括关于前央视记者董倩的信息,其与警方录制这些认罪视频的扩大角色。
2018年11月23日,周五,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邀请45家包括媒体、外交人员和NGO代表团体,在伦敦顺利举办发布会,概述针对央视及其国际部门中国环球电视网向英国广播监管部门提交投诉信情况。  

Pages

bloc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