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s

共产党依靠恐吓为主的政治统治方式危害中国公民乃全世界

给国内外中国公民和中国友人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签名

当前的全球危机是许多人数十年来一直容忍或支持的政权引起的。

2020年4月2日,一百位中国官方学者写了一封公开信。他们谴责“许多批评声音使COVID-19大流行病政治化”。 他们说:“在大流行病的这一阶段,COVID-19的确切来源仍未确定,但是这些问题并不重要,指责使所有人贬低并伤害所有人”。他们也反对所谓的流行病政治化。

公开信体现了独立知识分子许章润教授所说的“(至于举国信心下跌、产权恐惧、政学愤懑、社会萎缩、文化出版萧条,惟剩狗屁红歌红剧),以及无耻文痞歌功颂德之肉麻兮兮,早成事实。”

现在被软禁的许教授号召同胞停止对中国共产党无条件的支持。他呼吁同胞们“人人向不义咆哮,个个为正义将生命怒燃,刺破夜瘴迎接黎明,齐齐用力、用心、用命,拥抱那终将降临这片大地的自由的太阳!”。

尽管我们尚不清楚该病毒的确切来源和初始传播,但起源问题仍然非常重要,对于中国人民和全人类来说:只有了解这种全球性灾难是如何发生的,我们才能防止它再次发生。

大流行病的问题根源在于中共当局对于疫情刚在湖北省武汉市爆发时的隐瞒。 在中共的影响下,世界卫生组织(WHO)刚开始淡化了这次疫情的严重性。据台湾卫生专家的说法,WHO忽略其2019年12月底发出关于病毒人传人的预警。虽然民主台湾成功地防治病毒在台湾的传播,可是迫于中共压力,台湾被世界卫生组织排除在外。


我们永远都不要忘记,中国的“切尔诺贝利时刻”是一个自我伤害的伤口。 中共压制了中国医生,他们想在疫情爆发初期警告其他卫生专业人员:艾芬医生在接受国内一家媒体的采访后就被禁声了; 她的同事李文亮医生在武汉与该病毒作斗争时死亡。 李医生在临终时曾留下广为流传的一句话:“健康的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

中国企业家任志强写道 “没有了媒体代表人民利益去公告事实的真相,剩下的就是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的结果。” 他于3月12日失踪。

勇敢的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和李泽华因试图自由报道武汉局势至今下落不明。

中国内地的政治困境不仅仅是习近平领导的失败,而且有其他因素。 在最近的一段视频信息中,一位叫张文斌的大学生反思了他从一个非批判的中共支持者到一个有良知的具有批判性的中国公民的过程:“(自从我) 翻墙之后慢慢认清共产党邪恶的嘴脸。中国共产党从土地改革、文化大革命、三年饥荒、计划生育、六四屠杀、对法轮功的迫害、对西藏、香港和新疆人民的迫害,到今天它已经将魔爪伸向了全世界,而大家还都视而不见,甚至还在歌功颂德,我实在无法忍受。” 张先生在记录他的视频后不久就消失了。 他的朋友担心他会受到当局的讯问和酷刑。

全球大流行病迫使我们所有人面对一个不便的事实: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党专制统治继续包括人民健康在内的生活各个方面政治化,从而危害了所有人。 我们不应该相信中共的意图并接受官方学者对党国政策的不予批判的认可,而应该更加关注非官方中国的声音。 这些思想独立的学者、医生、企业家、公民记者、公益律师和大学生不再接受中共以恐吓为主的政治统治方式。 您也不应接受这样的恐吓。

作为公众人士、安全政策研究者和中国观察者国际团体的成员,我们与勇敢有良知的中国公民站在一起。在此仅列举一些英雄:许章润、艾芬、李文亮、任志强、陈秋实、方斌、李泽华、许志永和张文斌,他们为自由开放的中国冒着生命和自由的危险。 他们各自的声音已经汇成一首合唱曲。 他们呼吁重新批判性地评估中共的政策,以及这些政策对中国公民和全球各国公民所带来的影响。 我们也敦促您加入他们。

bloc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