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s

中国阻止会见律师的三种途径

你会见律师的权利在中国是受到法律保障的。但这项权利正在被警察、检察官,甚至法院经常性地、广泛地削弱,因为统治中国的中国共产党不希望被拘留者获得独立的法律辩护。

中国使用各式各样的工具来拒绝会见,从新冠疫情限制措施到武器化律师证,以及从威胁被拘留者家属到在看守所使用假名登记被拘留者身分以藏匿他们的行踪。

我们最新的报告,也是我们着眼于中国法治严重恶化情形的《强制隔绝》系列报告的第三册与最后一册,现在已经发布。《强制隔绝:法律途径剥夺》揭示了中共如何运用三管齐下的方式限制被拘留者会见他们自己选择的法律辩护人:(1)针对嫌疑人,(2)针对嫌疑人家属和朋友,(3)针对任何试图接手敏感案件的律师。其中部分措施涉及了近期对律师和律师事务所法律的修改,其目的是为了让这种对法律辩护的「无声镇压」具有表面上的合法性。

由此处阅读报告 [英文][中文]

中共阻止会见律师的三种方式分别针对:

  • 嫌疑人警方为嫌疑人安上国家安全罪名,以便于拒绝他们在被捕后的第一个阶段会见律师,并强迫他们接受听命于检方的官派律师。
  • 家属警方威胁家属停止聘请律师;透过 使用假名登记嫌疑人的方式来对家属藏匿他们的行踪。
  • 律师司法机关威胁律师退出代理案件,若拒绝就注销或吊销其律师证;看守所编造藉口来拒绝或无限期拖延会见。

《法律途径剥夺》通过对受害者的律师和家属进行深度访谈以及网络调研,记录了数十名律师因接手案件而遭受迫害,以及无数嫌疑人被禁止选择自己法律代理人的案件。失去律师证的知名中国人权律师–王宇、王全璋和任全牛–以及勇敢地为丈夫争取法律辩护却徒劳的遭拘留人权捍卫者的妻子们分别分享了他们的经验和见解。本报告也探讨了这些箝制法律辩护的措施的法律基础,并指出警方和司法机关如何违反中国自己的法规来阻止被拘留者获得法律辩护。

2020年,12名年轻香港民主活动人士在搭乘快艇试图逃离严酷的国安法时被捕,这个恶名昭彰的案例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他们当中没有任何一人能够见到他们家人聘请的在中国为他们辩护的律师。在此后的几个月里,至少有三名中国人权律师在试图代理这些香港委託人后失去了他们的律师证。最近的一位是蔺其磊,他在几周前被告知,他也失去了执业律师的资格证。

警方在将人权律师常玮平强迫失踪后,阻止关押中的他会见律师长达11个月。就在一个月后——才刚过的11月——他们再次阻止会见,这次声称基于新冠肺炎预防措施,他不能见他的律师。

中共正在缓慢而坚定地辗压维权活动,同时避免大规模强迫失踪和监禁会带来的国际关注。中共向本国人民和国际社会营造一种假象,好似中国保障其公民的权利一般。其法律文本、官员言论,以及法院的判决都经过策画编写,将他们的表演审判伪装成公平审判。这份报告旨在聚焦中共犯下的众多侵犯人权行为当中的一项——公开、反复和广泛地拒绝被拘留者会见独立辩护律师。

由此处阅读报告 [英文][中文]


前发布的强制隔绝的系列报告请下面下载:

Top news image

bloc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