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s

欧洲公民继在中国获刑后再受审,这一次在香港

葡萄牙公民郭子麟在香港面临又一次审判,此前他被中国秘密审判并判处7个月的监禁,期间基本是与外界隔绝,亦无法与律师会见。尽管如此,葡萄牙仍准备将另一位人士引渡到中国,打破了欧洲各国最近关于停止向中国引渡的决定。

郭子麟是12港人中的一员,12名反送中示威者于2020年8月乘船逃离香港前往台湾时被广东省海岸警卫队抓获并拘留。

郭子麟是香港大学的一名学生,当他第一次参加反对修订中国和香港之间的逃犯引渡条例的示威活动时,仅仅18岁。由于警方加强了对抗议者的镇压,对他们采取了过度暴力,许多香港人,包括郭子麟,开始被迫作为难民离港。

 

超长羁押:中国的新常态

2020年8月23日,郭子麟在逃离香港时被抓获,关押于深圳市盐田区看守所,据信他被关押于此直到同年12月29日受审。

面对非法越境的指控,所有12港人在被正式逮捕之前被拘留37天。与许多其他国家一样,标准规定,在正式逮捕之前,中国警方只能将嫌疑人拘留48小时。然而,根据中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一长串 "特殊例外",只适用于 "非常重大的案件",警方可以将嫌疑人的拘留时间延长到最多37天,而无需任何正式的逮捕令。

与中国法律中的所有例外条款一样,这些例外已经成为常态,并自动适用,不需要特别审查或正当理由。

 

律师面临威胁,当事人被拒绝与律师会见

在等待审判期间,郭子麟和其他11人全部被剥夺与律师会见。虽然郭子麟的家人聘请了三名律师,但他们均未被允许与其会见和通话,甚至未被允许查阅案件卷宗。此外,三名律师只是履行作为律师的职责,但在试图会见郭不久即被中国当局取消了律师资格。

由于试图代理郭子麟和其他 "敏感案件",律师们遭到了中国当局的报复。律师之一卢思位于去年1月15日被四川省司法厅吊销执照。另一位律师任全牛,曾代理因报道武汉新冠疫情而被判处四年监禁的公民记者张展,也被河南省司法厅取消了律师资格。

卢思位和任全牛说,在他们代理香港当事人案件的四个月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包括被施压退出案件,威胁不要接受媒体采访,甚至他们的律师事务所遭到搜查。两位律师被指控发表对“社会有负面影响”的言论。后来,接替二位的第三位律师蔺其磊也在不久后被取消了律师资格。

由于郭子麟是闭门受审,我们不知道他的判决是何时作出,但他和其他七人均被判处七个月的监禁。扣除审判前的拘留时间,他于2021年3月22日被送往香港,并立即被还押在那里。

在郭子麟被拘留、逮捕以及后来在深圳受审的整个过程中,葡萄牙领事官员均未被允许探视。如许多其他国家的外交官试图到法院参加庭审一样,葡萄牙外交官员也被禁止到庭,他的家人也一样。这是一次秘密审判。中国再次违反了国际法中关于审判前和审判期间允许领事探访权的规定。

来源: Deutsche Welle

 

葡萄牙无意保护本国公民的权利

在整个案件过程中,欧洲议会议员Isabel Santos在一项决议中提出了这个问题,明确指出剥夺领事探访、拒绝律师会见与家人沟通的做法违反了当事人的基本权利,尽管郭的母亲请求葡萄牙方提供援助,但葡萄牙政府在很大程度上对该案撒手不管。

葡萄牙驻北京大使馆证实,在郭被拘留、逮捕和审判的整个过程中,他们无法与之沟通,也无法出席庭审。此外,尽管葡萄牙方使用不同的渠道进行了多次尝试和努力,北京拒绝与葡萄牙就郭的案件情况进行沟通。葡萄牙还证实说他们根本没能与郭进行任何的直接沟通。事实上,在任何阶段,关于郭的任何信息均来自香港政府。

至于郭的母亲试图从葡萄牙政府获得领事援助,也未见任何效果。事实上,尽管她多次前往,葡萄牙驻香港领事馆根本不理会她。Isabel Santos女士本人也要求有权探视被拘留的郭,但她的要求看来也被无视。

葡萄牙驻华大使José Augusto Duarte说,"这是一场微妙的外交游戏,需要很大的耐心和决心,"他说,"我们遵循我们自己的方法,到目前为止是有效可行的,希望这是实现最佳结果的最佳方式。"他补充说,他认为关键是确保处理方式 "不产生争议",以免有可能中断对话。他后来在某种程度上设定了一个基准,说葡萄牙对该案 "我谦虚地说,我对最终结果没有保证"。

这种做法的最终结果现在已众所周知:中国当局对他们置之不理,在审判前和期间没有给予领事探访,事实上,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甚至没有告知他们案件的走向情况

因此,毫不意外,郭被秘密受审,与外界隔绝,无法与律师会见,后来被判刑。葡萄牙方面莫名其妙地一次又一次指出郭的双重国籍,并经常将他称为 "护照持有者",似乎是在为中国政府做宣传工作。

鉴于葡萄牙驻华大使的基准,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葡萄牙的做法一直糟糕透顶。这其实并不让人意外,不幸的是,葡萄牙不太可能从中学习并采取新的方法。

来源: Fire at Sea (original), (reddit) u/Anything-Person/ (edited)

 

葡萄牙继续不履行其国际义务

郭子麟的案件仅仅表明葡萄牙外交官在保护本国公民的权利方面的重大失败。作为国际和欧洲人权条约的签署国,葡萄牙有义务保障居住在其境内的所有人的基本权利,特别是在考虑将任何人引渡到其基本权利可能受到侵犯的国家时。尽管在处理郭案中遭到嘲弄,但葡萄牙还在继续向中国引渡人员,甚至没有应付《欧洲人权公约》中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承诺:最近,43岁的张海艳的案件已判决遣返中国,但尚未执行。

2022年1月20日,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指出它 "极为关注中国当局试图针对欧盟成员国的香港侨民社区,包括人权捍卫者;再次呼吁欧盟成员国暂停与中国和香港的已生效引渡条约。"

令人惊讶的是,葡萄牙在目睹了葡萄牙公民郭子麟在中国被虐待和剥夺合法权利的情况下,仍然决定将张海艳引渡到中国。葡萄牙的各级法院——从一审到宪法法院——完全不考虑中国司法机构内部的实际行为(尤其是关于一个葡萄牙公民的现行案件):中国持续地侵犯被拘留者在中国的法定权利,或违反中国过去为外国公民在中国进行领事探访的外交保证或具有约束力的双边条约。

在对张海艳案件的调研过程中,保护卫士组织又发现了2018年至2020年期间的五起引渡案件,全部获得批准,没有对酷刑、虐待、公平审判或中国'保证'的可信度进行任何评估。

在郭子麟的案件中,其权利明显受到侵犯,违反了国内法和国际法,这是一个严峻的比较,对张海艳来说并不是一个好兆头,张是中国公民,更不会有任何额外保护。

需要指出的是,葡萄牙任何级别的法院都没有以任何方式处理或评估此类引渡将如何违反其对酷刑和虐待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承诺,以及根据欧洲法律获得公平审判的权利,也未关注包括中国违反可以说是笑话的外交保证在内的无数侵权行为。

在香港被关押了大约九个月后,今年1月22日,郭子麟承认了一项暴乱罪,以撤销对他的其他两项指控。他于4月12日受审,将面临7年的监禁。由于他已经认罪,他的辩护律师将在5月30日提出他们的减刑请求,然后在审议后,预计将作出判决。

邹幸彤律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被遣返回香港面临起诉的8人中,有4人已经设法与他们的家人联系。当被问及是否所有人都已取得联系时,她拒绝了,表示如果回答,作为一个法律从业者,她可能会有担忧。她形容警方的安排 "大陆化 "和 "政治化 ",并抨击警方在律师和客户之间设置 "不必要的障碍",拒绝透露关押人员的警署地址。她补充说:"这当然未尊重他们与律师会见的权利。”警方还至少进行了一次没有律师在场的审讯。

考虑到其他相关审判的结果和他的认罪,郭子麟肯定会再次入狱,而这次是在香港。

根据葡萄牙政府 2021 年内部安全报告(Relatório anual de segurança interna 2021),目前有四名葡萄牙公民在中国被拘留,中国在 2021 年向葡萄牙引渡了一人,这是葡萄牙通过在全球范围内引渡的 95 人之一,几乎所有其他人都来自欧洲。同年,它根据引渡请求将总共 80 人驱逐出境,几乎所有人都被驱逐到欧洲其他地区(均在欧洲逮捕令系统之内)。

 

葡萄牙应该怎么做

就其对人权保护的承诺而言,葡萄牙需要摆脱其作为欧洲软肋的名声。在没有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承诺进行适当评估的情况下进行引渡,也破坏了欧洲的法治。我们呼吁葡萄牙外交部如许多其他西方国家一样,开始发布关于中国的详细国家报告,从法治和人权的角度评估中国的发展,对国际和相关双边条约的遵守情况,以及其刑事司法系统的运作。

此类国家报告往往被法院以及行政机构(如移民局)视为最权威的信息,由于对中国的了解严重不足,这也影响到整个欧洲,因此需要让葡萄牙的法律系统捍卫葡萄牙对法治的承诺。

葡萄牙还必须,尽管姗姗来迟,跟随其他欧盟成员国终止对香港的引渡条约,在欧洲理事会的呼吁下,除捷克共和国外,所有其他欧盟成员国都已经终止。不遵守欧盟的既定政策,目前是在协助中国在欧洲政策中播下分裂的种子,并再次允许葡萄牙像棋子一样被玩弄。由于捷克共和国可能正朝着暂停其条约的方向发展,现在是葡萄牙紧跟步伐的时候了,否则它将是在不仅欧盟,甚至整个欧洲唯一保持该做法的国家。

请参阅保护卫士关于引渡中国的概况介绍

 

Top news image

bloc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