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s

stories

#399944
联合国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确认每一年的8月30日为强迫失踪受害者国际日。

中国的强迫失踪对象不仅针对活动人士和中国共产党党员。该失综网纳入的人员来自各个领域,其中有名人,法官,外国人和商人等。

以下是过去几年中共失踪的11各界人士。 这是第二部分。在此处阅读更多中国用以失踪人们的扩张手段

 

1:  基督教牧师

It’s not only activists and CCP members that are targets. Everyone from celebrities, judges, foreigners and businesspeople are being caught up in the net. 

Here are 11 victims from all walks of life who have been disappeared by the CCP in the past few years. This is part two, to read about China's expanding systems for disappearances, click here

 

1: The Christian Pastor

鉴于中国继续使用其恐怖体系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用以消失异议人士,尤其是记者、律师、人权捍卫者、NGO工作者群体,以及几位佳士运动支持者也被该系统失踪。保护卫士将陆续发布一系列由经历过该系统失踪的受害人亲笔证词。其中一些人冒着巨大风险公开分享他们的经历,这些经历也将为未来受害者提供关键启发,帮助他们以更好的状态应对糟糕的状况,了解如何保护自己和他人。一系列这样的短篇亲笔讲述,连同分析该体系的章节,包括针对该制度最全面的法律分析,均可在《失踪人民共和国》书中读到。   这篇故事来自法律活动人士包龙军,他也是著名维权律师王宇的丈夫。2015年,他在北京机场被警方带走,当时正送十几岁的儿子去澳大利亚留学。包龙军和其妻分别在机场以及午夜在公寓失踪,作为709大抓捕的开端。他们二位将在接下来的半年中被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名义单独监禁。以下是他的讲述。  

鉴于中国继续使用其恐怖体系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用以消失异议人士,尤其是记者、律师、人权捍卫者、NGO工作者群体,以及几位佳士运动支持者也被该系统失踪。保护卫士将陆续发布一系列由经历过该系统失踪的受害人亲笔证词。其中一些人冒着巨大风险公开分享他们的经历,这些经历也将为未来受害者提供关键启发,帮助他们以更好的状态应对糟糕的状况,了解如何保护自己和他人。一系列这样的短篇亲笔讲述,连同分析该体系的章节,包括针对该制度最全面的法律分析,均可在《失踪人民共和国》书中读到。   以下经历来自NGO工作者彼得・达林,他被国家安全局以危害国家安全的名义,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进行关押。彼得最近写了关于其关押设施情况的文章,并公开了该秘密监狱的地点,可点此阅读中文版文章。  

王全璋和“中国维权紧急救援组”的所谓“颠覆”:与彼得达林的对话   2018年12月26日,王全璋的案件开庭。根据流出的起诉书,他的起诉似乎取决于三件事。其中一件是他与彼得·达林在“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的合作,该小组活跃于2009年至2016年期间,不过王全璋自2014年之后即没再参与小组工作。2016年,彼得经历了短暂拘留后被驱逐出境,后来继续创办保护卫士,该机构也运作网站RSDLmonitor.com。

 

  Chinese human rights lawyer Wang Yu’s (王宇) son was just 16 years old when the police used a long, thick stick and threatened “to bash his brains out” to get him to sign a statement. He weighed less than 50kg, a small and skinny youth.

Pages

bloc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