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s

一年来的前沿研究、报告和调查回顾

自2020年夏天以来,保护卫士组织就中国的人权和法治问题发布了越来越多的报告和调查、向联合国呈递相关证据等。其中一些引起了国际上的广泛关注,而另一些只有密切关注该领域的人留意。除了记述中国境内的人权事态发展之外,我们还扩大了“中国与世界”的工作范围。

这篇文章简要总结已发布的诸多报告和调查,并综述一些即将发布的重要报告和调查,为那些有兴趣了解和研究中国境内外不断恶化人权环境的人们提供潜在的背景概览。

2021年夏天,保护卫士发布一份调查报告,表明世卫组织(以及此前的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聘请了一位知名的侵犯人权者担任亲善大使。此外,即使在这些违规行为被揭露后,世卫组织未采取任何行动,明显违反了明确适用于其“大使”的行为准则。直到英国《金融时报》和联合国观察组织(UNwatch)对此事进行报道后,世卫组织才勉强作出回应,声称正在对其亲善大使兼CGTN 主播周柳建成进行调查。然而直到今天,所谓的调查仍在“进行中”,在结束前,世卫组织没有义务报告任何调查结果。很明显,世卫组织正试图粉饰这种情况,确保周柳建成仍可继续担任“大使”,即使此前英国已经将其参与的同样侵犯人权行为定罪。

紧接着,保护卫士发布了一本手册(包括中英文版本),提供了独特的工具包,介绍如何在中国大陆和香港调查侵犯人权者。手册内容来自与企业尽职调查分析师和私人调查员的合作,对使用在线资源追踪个人、空壳公司所有权等信息有需求的人来说,它非常实用。

同样于2020年夏,保护卫士开始绘制中国人质外交的使用情况,以及外国人如何似乎出于政治原因成为攻击目标——该系列一直持续更新至今——并分析了中国如何控制与新冠疫情相关的信息,主要通过使用失踪、拘留、逮捕公民记者等群体并使用多种形式的“强迫公开认罪”作为控制措施。

夏末,保护卫士出版了全面的中文版指南,有关打击中国的侵犯人权者,介绍公民社会如何参与马格尼茨基制裁法案,提供了有关如何提交呈件的实用指南和标准。

随后,保护卫士向联合国人权系统的相关机构提交了一份关于中国使用电视认罪的全面审查报告,继我们此前关于同一主题的报告《剧本和策划》和《媒体审判》(仅英文)一书后,又进一步强调了该问题。

此后不久,发布报告《肆意镇压》(仅英文),同时向联合国人权系统的相关机构提交审查报告——首次揭示了中国使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系统进行强迫失踪和秘密监禁的实际规模和范围。

2020年11月,我们进行了一项调查,详细记述了中国国家安全局如何在瑞典运作一个难民间谍网络,最初针对维吾尔人,最近开始针对西藏人。在随后的官方调查中,瑞典法院对两名难民进行了定罪--这在难民间谍活动中是极为罕见的,因为很少对此类案件进行起诉和审判。该调查报告展示了该名位于波兰华沙的中国国安特工是如何招募这些间谍的,以及他们如何进行沟通。

2020年末,发布《强制隔绝》报告系列三部曲的第一部——《嫌疑人的消失》。该报告记录了一些被正式逮捕的受害者如何被以化名的方式关进看守所等待被审判,从而有效地使他们从律师和家人那里消失,有时甚至消失多年,尽管他们被关押于刑事司法系统内。

几乎同时,推出了关于如何针对人权侵犯者使用马格尼茨基制裁法的全面指南越南语版本

同年冬天,另一项调查引起了全世界媒体的关注,保护卫士揭示了瑞士和中国公安部之间存在的一项秘密协议。该协议允许公安部人员持旅游签证进入瑞士—即申根地区—进行非官方访问,而其他欧洲国家对此被蒙在鼓里——据说是为了帮助识别非法居留在瑞士的中国公民。据查阅该协议,它被归类为重新接纳协议,然而与其他国家签署的50多个已公开的类似协议并无共同之处。在协议披露后,瑞士国内出现了强烈的批评,包括来自议会和外事委员会的批评,协议到期后,瑞士政府停止了对协议的续签。

大约在同一时间,另一项调查引起了公众的注意。保护卫士通过大量的证人证词、闭路电视录像和对各种坊间传闻的分析,展示了瑞典书商桂民海如何在泰国被绑架并带回中国,追踪了在确认他被带回中国前,其在芭堤雅被绑架后两周时间的历程

发布《强制隔绝》系列报告第二部——《中国的伪释放》。首份揭露另一新趋势的报告,记录了政治敏感人物在出狱后,如何无法获得真正的自由,而是遭到软禁,往往在未知的地点。

2021年的头几个月,保护卫士长期以来针对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藐视国际广播规则的投诉行动开始开花结果。在向英国监管机构Ofcom提出一系列关于所有权和反复播放强迫电视认罪的投诉后,致使CGTN在英国的执照被吊销,并被处以巨额罚款(还有几项处罚仍待决中)。此后,CGTN在澳大利亚、挪威和瑞典也被停播,而他们的做法在美国、加拿大和法国也受到调查——法国目前允许其持有在欧洲的广播执照。这一系列或大或小的行动,包括一连串的个人投诉、受害者的公开信倡议和保护卫士对CGTN的真正控制权和所有权的调查,2018年,CGTN从国家控制直接转移到由中国共产党控制。

2021年春,保护卫士发布了《有罪推定》(仅英文),利用中国最高法院和中国最高检察院的官方数据,对中国近年以及与以前的领导时代相比,刑事司法系统的使用情况进行了统计。

受困迪拜》(仅英文)是一个小型特别调查,调查一名十几岁的持不同政见者,从土耳其的家前往美国经迪拜过境时,如何成为中国寻求将其遣返回国的目标,其于土耳其居住期间,在被中国封锁的社交媒体平台发帖,内容被认为违反2018年最新修订的有关英雄烈士的法律。由于国际媒体和美国政府对该案的关注,最终导致他被释放。

2021年夏天,保护卫士发布的最新报告《囚禁》,在全世界大多数语言的主要媒体上获得了广泛关注。通过与数位艺术家合作,提供素描、绘图、对文件和建筑的重建等,该报告展示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秘密监禁系统的实际运作情况,以及犯人在里面的生活作息情形。随后,我们发布了基于政府官方统计数据的全新数据,显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系统的进一步扩张,尤其在2019年和2020年之间有大规模增长(仅英文),该数据也被作为证据提供给联合国人权系统的相关机构。

截至目前,我们发布的最后一项调查,揭露了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联合国反腐败工作机构)如何与中国的国家监察委员会(一个由党直接控制的非司法机关)签署协议(仅英文)。报告还显示,尽管在6个月内多次提出要求,但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拒绝公布协议的内容。随后我们又公布了新的数据,同样使用国家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国家监察委员会的非法任意拘留和失踪制度留置继续扩大(仅英文),并作为证据提供给联合国人权系统的相关机构。

最后,由于保护卫士揭露保力格的境况,使其案件引起瑞典媒体、议会和国际媒体的关注,保力格是一位在瑞典面临被遣返的内蒙古活动人士。这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暂停对他的遣返,并宣布举行新的听证会,以评估他所面临的越来越多的威胁,以及内蒙古整体恶化的人权状况。目前,保护卫士正在协助两名在荷兰寻求庇护的持不同政见者,并与律师协作阻止几个引渡案件,继续我们在引渡问题上的长期工作,包括个别案件,以及相关研究和呼吁。

 

请别错过最新报告和调查,此处订阅保护卫士电子报

Top news image

block-4